這部片好毒!當心《樂來越愛你》對你的生活造成的嚴重副作用!

2016-12-11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7299

 

 

副作用包括:音樂旋律在腦海中揮之不去腦中、重新對兒時夢想燃起希望、世界變成彩色、開始喜歡爵士

 

灰色公路、擁擠堵塞的車陣,駕駛隨著音樂一個接著一個走出車外,起舞高唱“Another Day of Sun”。電影開場就「開宗明義」的讓觀眾清楚明瞭這是一部歌舞片,並以歡樂的歌舞與日常生活中沈悶到讓人爆炸的塞車情況做對比,先給導演一個「好棒棒」。

 

30年代在美國盛行的歌舞片,大銀幕上歡樂唱跳的演員、華麗耀眼的搭景、皆大歡喜的劇情結局,救贖了生活枯燥、一成不變生活的美國觀眾。不過也是這樣制式的表現與故事,讓它隨著時代變遷與觀眾口味的驟變,迅速的在60年代後期沒落。一向尖酸苛薄的紐約客導演伍迪艾倫(Woody Allen),就在《開羅紫玫瑰》(The Purple Rose of Cairo)這部片當中,就以歌舞片中脫離現實的「之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Happily ever after)與現實生活做了最殘酷的對比。

 

已經習慣於美好結局的台灣觀眾也無需擔心,《樂來越愛你》並不是一部悲劇、或我們可以說「不完全是」一部悲劇。出生於小鎮的女主角,因為姑姑的影響而愛上了表演戲劇,從小就懷抱著成為一位女演員的夢想。但回到現實,她則只是個在片場咖啡廳工作的女侍、試鏡了不下百次卻總是有比她會演戲、更美的人出現。而男主角則是一位太有個性、過分浪漫的理想主義者,空有一身爵士鋼琴的好功夫卻總是不得志,只能在餐廳中彈奏著自己不喜歡的音樂。俗話說不是冤家不聚頭,遵循了愛情電影的公式,這兩位冤家在電影一開場就在堵塞的車陣中以中指問候對方;隨著劇情推演,男女主角兩條敘事線在一連串的巧合相續下兩人墜入愛河。

 

從不打不相識到最後卻成為有情人,若是在古典的歌舞片故事劇情,「the end」的句點就會在此時劃下。但導演的野心不只如此,原本「芭樂」的老梗被解構並重新詮釋,車陣中短暫相遇分割出男女主角兩條敘事線,並在電影中段巧妙地從新連結。平鋪直述的說故事方式如此被打破、也創造出情節的「立體感」;看得出來導演為了此片也做足功課,無論是開場舞、片中佈景色彩、服裝、女主角與同寢室的姊妹滔一同前往派對的歌舞”Someone in the Crowd”等細節,不難看出法國導演雅克·德米獲得坎城殊榮的歌舞片作品《瑟堡的雨傘》或《柳媚花嬌》的影響。舞王Gene Kelly 的代表作之一《一個美國人在巴黎》當中,以光線淡出、淡入凸顯角色情緒的手法,在本片也被大量的運用於本片中,營造出如夢似幻、蕩漾心神的大螢幕魔力。「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對於喜歡歌舞片的「影癡」來說,隨著本片來按圖索驥,所能獲得的樂趣絕非一般觀眾能夠體會。

 

除了電影畫面對於不管是好萊塢還是法國歌舞電影的致敬,不得不提的還有本片最重要的元素 - 音樂,導演Damien Chazelle 在奧斯卡大放異彩的前部作品《進擊的鼓手》中,就透露出他對「音樂」的喜愛。以至於他用爵士樂Jazz 貫穿本片劇情。男主角對於傳統爵士樂近乎偏執的熱愛,似乎也是代表導演對於電影的熱情。而男主角在面對傳統與現代中的兩難,相信也是所有創作者能夠身有戚戚焉的。這是一部「愛電影」的人才拍得出來的電影。太多的致敬與對電影歷史、好萊塢巨星的懷念。從女主角一開始走過滿是電影名演員的壁畫牆,到劇末她自己成為海報上的女主角、男女主角在老舊電影院中看著詹姆斯迪恩的代表作《養子不教誰之過》,一直到女主角自導自演的獨角戲唱出了他對於巴黎(一個充滿電影人浪漫情懷的城市)的嚮往。31歲的電影導演Damien Chazelle 軀體之中,想必有個老靈魂寄居。

 

在看這部片時最有趣的點是,大銀幕中的劇情與演員現實生活的對照。本片女主角「石頭姐」Emma Stone 以《屍樂園》、《破處女王》等YA片起家,就像其他所有的演員一樣,需要在假血漿與高中校園電影裡殺出重圍;一直到英雄電影《蜘蛛人:驚奇再起》,大部分的觀眾才真正開始注意到她。劇外,她也與該劇男主角Andrew Garfield 傳出緋聞。但就像《樂來越愛你》中的男女主角,當交往的兩人事業開始起步、分歧也同時產生。現實生活中的石頭姐也因為工作繁忙、兩人聚少離多而走上分手一途。如果說這部片是石頭姐的心路歷程寫照,似乎也不算誇張;從演藝之路的處處碰壁(她也演過許多小角色、也曾被導演打槍)到現在憑藉在本片又唱又跳得到威尼斯影展的青睞。但在感情之路的坎坷也一如本片......,她本人也曾在許多訪問中透露難忘舊情的落寞。這番際遇同時讓我回想起妮可基嫚在當年以《紅磨坊》榮獲金球獎,並自此走向影后之路,卻也與結縭多年的阿湯哥離婚。28歲的石頭姐,走著前輩的路子、一步一步的向實力派女演員邁進,

 

相較於本片女主角的光芒萬丈,編輯我也只能給男主角雷恩·葛斯林(Ryan Gosling)一個大寫的「花瓶」。出道哪麼長的時間、演出過那麼多電影(還不乏著名大導演),但編輯印象最深刻的依舊是他在《熟男型不型》中炫耀冰塊盒巧克力肌、或是《手札情緣》裡的憂鬱一號表情?他在本片中角色,其實由任何一位好萊塢稍有「顏值」的男演員來替換都能夠成立,更別提他乏善可陳的歌聲與舞技(說「乏善可陳」似乎有些苛刻,「四平八穩」政治正確多了),為了本片學習彈奏其實並不能代表什麼(就像所有演員演功夫戲會需要進行訓練一樣)。但其實錯不在他,在歌舞片的歷史中,已經有太多不可被取代的「巨人」,到網路上「谷歌」“Fred Astaire”、”Gene Kelly”,隨便一個move 都完勝花瓶葛斯林。若是各個大電影獎項有「最佳花瓶」,編輯我絕對會投給葛斯林。但「葛粉」也不用太擔心,我們的新科奧斯卡影帝小李子(李奧納多)也曾因為帥氣臉龐而被當做花瓶;好消息是,他確實也憑藉本片入圍了本屆金球獎,他是否能洗刷編輯心中「花瓶」的偏見,我們下部作品見分曉。

 

要如何討好每一個觀眾卻又要不落俗套?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卻在本片片尾的一個flashback 被完美的呈現。愛情與理想間所必須面對的衝突是本片的主題,導演有點殘酷的告訴我們現實的樣貌,但卻沒有忘記電影「應該」的提供給觀眾目眩神迷的「完美結局」。所以當女主角與老公再次步入男主角開設的小酒吧,他在台上再次談起那段旋律的同時,電影劇情也隨著音樂被改寫,兩人間的不愉快與爭吵都不復存在、只留下歡樂的舞蹈與樂音。就像在《一個美國人在巴黎》中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一段長達17分鐘、跨越時間與空間的舞蹈致敬。但我們已經不再是60 年代的觀眾,當時歌舞片所不願觸及的「現實」問題在21世紀需要被呈現而出。但又是誰說男女主角一定要「在一起」才能幸福快樂?當女主角成為了電影女演員、男主角終於開了屬於自己的一家店,往事雖然只能追憶,但在追求夢想與自我的路上學習與現實妥協、或「捨棄」情感不才是真正的「真實」嗎?而最後的最後,感謝導演沒有讓再度相聚的兩人不顧一切的私奔相守,女主角緩步起身離開,留下美好的回憶......。這也不禁讓我想起張愛玲遺作《小團圓》中,以夢中的「團圓」暗喻自己與胡蘭成間不可能實現的愛情。現實是殘酷的,所以我們才那麼愛看電影,《樂來越愛你》絕對不如外表看來是部通俗愛情劇。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