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孝浩(Takahiro Kinoshita)來台分享創作觀點

2019-10-08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2393
木下孝浩(Takahiro Kinoshita)來台分享創作觀點

UNIQLO於2019年秋冬推出《LifeWear》雙語品牌雜誌創刊號,由雜誌界神級人物前《POPEYE》雜誌總編輯、現任迅銷集團全球高級執行副總裁暨總編輯:木下孝浩(Takahiro Kinoshita)先生,負責操刀此本極具世界觀的雜誌。

 

近期木下孝浩先生本人來到台灣,與知名專欄作家劉維公現場對談暢聊雜誌的靈感發想及特色。

 

 

在雜誌裡我們看到許多人物的故事,有名人也有素人,這些人物是用甚麼樣的基準來挑選的呢?

「針對《LifeWear》Magazine我們挑選了很多很懂生活的人一同參與,對我來說,做雜誌的禁忌是總編輯選擇了自己沒有興趣的人出現在雜誌上,如果只單純考慮影響力比較容易讓調性走偏,所以本次無論是職業或是內涵上,都是挑選我很欣賞他們生活風格的人來參與本次雜誌的採訪對象,我覺得目前要找到100%符合UNIQLOLifeWear精神的人比較困難,但是會找生活風格較為接近的人一同參與。」

       

為什麼想要做這本雜誌?

「目前這本《LifeWear》Magazine的印刷量已經達到100萬本,也在業界掀起了一些討論與話題。在數位時代來臨的狀況下,我們不否定數位的內容,但是我在做這本雜誌的時候希望是可以保留可以保存的東西。可能也是因為長期保存做雜誌的經驗,我覺得經過翻閱閱讀的感觸和看數位內容的感覺還是很不一樣的。像上週我在影集上有看到比爾蓋茲的紀錄片,也讓我看到像這樣的資訊天才也都是從紙本上獲取知識的,所以紙本的魅力與影響力還是存在的。」

有沒有哪一篇是你最喜歡的?或是你印象最深刻的?過程中有沒有有趣的故事可以跟我們分享?

「我們對於費德勒的採訪與討論是我們印象非常深刻的。除了在封底的照片討論外,我們為了完成這本雜誌,團隊特別飛到瑞士的蘇黎士來專訪費德勒,他是一個非常紳士的人,一點架子都沒有。然後其中我們有問到一題是他是否有什麼喜好或是收藏,大家一開始以為會是手錶之類很帥的東西,但是他回答我們他在收集貝殼和樹枝,這真的很帥。以後有人問我,我也要說我在收集貝殼。(笑)」

 

創刊號的主題是「源自功能的美學」這也是這季秋冬的設計主題, 怎麼來演繹這個概念?如何具體地呈現?

「『源自功能的美學』也是今年UNIQLO秋冬很重要的主題概念,主要是運用設計師與建築師裡面提煉的概念,去加強機能與功能概念。我們這一次會著重推這個概念,以後也會以這個概念為基調,把事物加上一些機能去詮釋。相信台灣的大家對於日本的文化也是非常了解,其中我們這次拜訪柳宗理工作室的專題,就是詮釋『形隨機能:源自功能的美學』概念很好的代表之一。」

 

請問你平常如何從日常生活中尋找靈感?或是享受時尚帶給你的樂趣?

「我的生活與時尚其實沒有什麼好說的,我的生活很簡單,我喜歡被規定好的事情,就是比較制式化一些。我20幾歲的時候, 也關注流行趨勢,當有名牌的產品上市,都會買、會去關注,我還蠻年少輕狂的,當時的頭髮也很潮。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了解自己喜歡什麼,所以平時喜歡條紋的襯衫,而冬天喜歡穿棉質的大衣,時尚品味變得更加舒服貼身。就比如我今天坐的椅子是北歐櫥窗的,坐著就很舒服,當喜歡的東西有一兩樣在生活中,就感覺生活很自在。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有一個30歲出頭,來自紐約的設計師Tom Brown他非常喜歡穿灰色的西裝,因為他覺得男人穿制式的服裝是最帥氣的,他對我的影響很深。」

 

為什麼會決定從雜誌編輯的工作轉換到UNIQLO?

「我覺得雜誌編輯是值得尊敬、美好的職業。國中時我就看《POPEYE》的雜誌,我很喜歡,長大之後也非常幸運當上了這本雜誌的主編,時間長達6年。可以很年輕的時候就進入的雜誌工作,是一種美夢成真的感覺,不過在一個地方待很久,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後來決定讓年輕人去做吧,其實也許這樣也是件好事。在辭去這一份工作後,想去其他的領域看看,而在當時也很碰巧了有了這一個機會,遇見了UNIQLO的社長,所以後來就加入UNIQLO,有了這樣的機會。」

 

請用一句話形容你理想中的LifeWear?

「這一題真的很難回答,我覺得衣服是不能給人帶來壓力的,因為服裝是讓生活更豐富的配角,主角還是人,這個也是的LifeWear想要帶給大家的精神。」

 

你在製作雜誌的時候有遇到甚麼困難的部分嗎?

「每一個步驟都很困難,但對我來說製作雜誌不是在我的工作的範疇裡頭,是我的生活,因為我24小時都在想怎麼做雜誌,把它當做生活,想法會比較不一樣。」

從《POPEYE》到LIFEWEAR,之前做編輯的經驗有沒有影響到《LifeWear》Magazine?

「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是不要設定目標消費族群,其他的雜誌都會針對消費族群設計內容,但寫一本雜誌我希望把大門打更開,讓更多人看到。我呈現的是大眾文化,所以讓大家都可以看到。」

 

請問在做雜誌的時候有自己個人的主張,你怎麼去找到那個平衡點?

「我覺得做決定的時候,人多口雜,所以要以少數人來做決定。我喜歡一個人做事,但如果我不在,就沒人理解我,所以喜歡少數人的團隊,可以知道我的方向。」

 

從《POPEYE》轉到LIFEWEARMagazine的企劃原點有什麼不一樣嗎?

「其實在主題創意發想、做事方式上並沒有改變 ,那我們這次是讓大家知道LifeWear的哲學,所以我們團隊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讓大家知道LifeWear,大方向和《Popeye》世代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你是台灣所有cityboy永遠的偶像。想請問你是真的不用智慧型手機嗎?平常選擇知識的時候,知識獲取渠道級運用方式?

「先感謝你穿我和紐約設計師一起設計的polo衫。比較殘念,加入uq以後公司就配給我一支智慧型手機。像是剛剛所說,我沒有否定數位時代,每個人有自己吸收的方式,我就是從信得過的人的口中,去瞭解事件,去瞭解這個知識。」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