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依蘭 烙印無限的藝術生命 Not The Destination

2019-10-07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3200

對藝術家柳依蘭來說,生命與時代的巨輪一直向前推移,只要有思想,便能夠創作有生命的藝術,藝術的內涵會隨著時間移動而有所不同的呈現。「但也因為如此,當我知道藝術創作是我人生汪洋大海中的浮木時,便帶著我摯愛的家人,用愛真誠創作,用有限的生命,想要創造與烙印無限的藝術生命。」

 

執行、文字/Alec Zhan 圖片提供/新苑藝術

 

創作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如果曾有幸欣賞藝術家柳依蘭的作品,絕對會被那強烈的風格、充滿情感的畫作所吸引!對於創作,柳依蘭坦言自己正在追尋獨立的自我,不甘於平庸,所以創作。「我想繪畫不只是會畫圖這件事,畫中必需乘載著人文、思想、觀念等元素。賦予了作品靈魂,作品才會是藝術,也才是藝術家,而不單純只是個畫匠。我結婚生子後,開始在外上課、學習,與大量自我閱讀。除了到大學旁聽,其餘上課的課程包括哲學、文學、東方與西洋美術史等,這些都是奠定我創作的養份。最重要的是,我的生命過程、生命的經歷與反省是最大的滋養。」其後,柳依蘭便輾轉來到了蔣勳老師在高雄的畫室。蔣勳老師不教畫畫,反而是啟發學生尋找自我。「在繪畫這條路上一開始我就孤獨地摸索,也曾在四分五裂的身心、自我與環境的拉扯中,但我始終堅持絕對要走上創作這條路。」

不過她也坦言在創作這條路上,因為不是學院體系出身,藝術路走得跌跌撞撞。「這二十幾年來遇到非常多的挫折,加上生性敏感、多愁,有時在創作中自我否定瓦解,又常會有強大的自信。創作早期我常搖擺在這兩個極端,但我從來沒想過要放棄,因為我知道,繪畫創作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藝術是生命的思考和反省

談到柳依蘭的創作之路,必定要深究其背後的靈感來源以及風格。她表示,自己的創作靈感來自於生命的自我觀照和反省、閱讀素養和思考,以及對人、社會現象的觀察等等。「我認為,一個好的藝術家便是一個思想家。藝術是一種視覺美學,當『視覺』成為一種傳達語言時,視覺風格的獨特性就顯得相當重要。但尋找自我獨特的風格並不容易,我覺得一個好的創作者,要同時具備兩隻不同觀點的眼睛。一隻是主觀之眼,知道自己所長和所短,揚長補短,還必須要有自己觀看這世界主觀的角度。還有一隻是客觀之眼,當作品完成後,要用客觀的角度來審視作品,必須知道創作中什麼該留、什麼該捨。」

此外,柳依蘭也提到,現代與過往的取材必定是有所差異。「在我未滿三十歲時,在藝術創作上還只是一個追尋自我的階段。當自己不斷地向內挖掘、觸碰、了解,這時的繪畫視點會由向內審視、再慢慢轉移向外。就會覺察人與自己之間、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人與土地之間的關聯,所以現在的創作觀念和題材上與過去相比是大為不同。」至於作品與觀者的連結,她則坦言能帶給觀者什麼樣的體悟,是她無法掌控的。「我只知道要用自己獨特的視覺藝術來傳達愛自己、愛人、愛這塊土地。我也有階段性不同關注的議題,畢竟藝術是與生命的思考和反省、社會演變、思想傳達等元素息息相關。而觀賞者的體悟,也牽扯到每個人的生命經驗、成長背景和美學素養,所以每個人的體悟可能不盡相同。」

 

作品會超越作者的生命

面對台灣藝術環境的冷峻,柳依蘭認為現在而言,藝術在強大的政治和經濟下,聲音微小而無力。「但就長遠的歷史長河裡,藝術絕對是書寫人類人文史的驕傲。當然我在創作時都與這些無關,還是捍衛著藝術人創作的純粹性。」

究竟對柳依蘭來說,「創作」的意義為何?「創作,是我唯一能表達我愛這世界的一種方式!我知道除了家人給我的愛以外,我只有藝術。我也了解自己能做的就是透過創作來愛這個世界,為這塊土地做一些事,或留下一些屬於這塊土地的視覺美學。如此,人的生命才有了價值。作品會超越作者的生命,是因為人文藝術的流傳;人類的精神和思想,才得以不朽,至少我是這麼相信著。」

近期柳依蘭的作品將會於11月在台北「新苑藝術」展出個展,將展出兩年來17幅新的作品;12月屏東美術館的邀請展,則將展出二十幾幅較大尺寸的作品,整理與爬梳二十年來創作的軌跡。

 

 

《在死亡面前美麗如此珍貴》

其實作品名稱更完整的話,應該是「在死亡面前美麗如此珍貴,在衰敗之前總要華美」。人生到最後的盡頭終將以死亡為歸宿,那麼就應該在現有的資源與生命裡,更努力活出自我的風格,成為這件作品想要傳達的強烈信念。畫面中細緻的衣裳,色彩濃烈而構成華麗的場域;象徵死亡的骷髏頭,人物面無表情的漠然冷漠,反映了我的藝術觀與生命觀的衝突、反差、撞擊、濃烈、沈重的人生現象,與自我觀點的視覺美學,猶如「冰冷棺木裡開出鮮豔的花朵」。

 

《面具要一層一層戴還是一層一層脱》

這幅作品談人在社會化的過程中,在真實地做自己與社會角色扮演的平衡性中掙扎。面具象徵掩飾的本我,也同時象徵著社會中扮演的多重角色。藝術並不給答案,藝術是拋出問題的反省和思考。

 

《時代的隨行者》

社會的意識型態或社會的潮流,有時會不知道從哪個人、地點、哪個時間點開始算。這幅作品的畫面中有一個穿著與眾不同的人,爭著雪亮的眼,臉上斗大的痣,彷彿象徵著上帝篩選的子民,拿著巨大展翅飛翔蝴蝶般的鑰匙,開啟了社會的意識形態和潮流,然而多數大眾的人民,只能是在這個時代潮流巨輪裡的隨行者。縱使是最初者,到最後仍然無法得知與控制,或有或無意識地發展著。一群閉著眼穿同樣衣服隨行的人,象徵著芸芸眾生無法脫離大時代意識潮流的影響。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