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 2020 春夏時裝秀

2019-09-23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10360
Gucci 2020 春夏時裝秀

在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所談到的「微觀權力」(Microphysics of Powers)中,我們每天生活是透過一種微妙的社會治理術來掌控:透過一系列的規範,內化為個人行為。這種權力最終創造出一個規訓社會。在這樣的掌控中,我們的行為舉止與外貌,都微妙的被規訓內化了。

 

同時,傅柯也談到了「生命政治」(Biopolitics),這種力量對於我們日常行為模式強行規範何謂正常,以分類和限制將我們的身份歸納到先入為主的既定印象中。

一旦這種既定印象被運用在生活中,那麼我們便刻不容換地必須鼓勵形成新形態主體來擺脫刻板壓力。

時尚可以做到嗎?它可以作為擺脫規訓的途徑嗎?它能否帶來全新的自由體驗,全然的釋放自我?或者說時尚也可能成為最終成為另一種強加的新規範,將自由變成商品,釋放自我終成破碎的承諾?

這真是如履薄冰。當時尚成為影響我們存在的微觀權力的一部分,它涵蓋了權力遊戲中各種變異的技能。

為生命政治的規範標準創造解毒劑,並不意味著要強行購買,這並不是從這個規則跳到另一個規則。相反的,時尚還有另一個功能:讓人們擁有各種可能性,培養自我美感,開創多樣性,以及哺育不可或缺的自我表達技巧。這是時尚可以抵抗規訓的方式:讓每個人都可以在世界上創造自己的定位,超越任何外部強加的規範。時尚是一個自我肯定的詩意空間,在這裡,自我的慾望閃閃發光。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