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夢想能付出多少代價!」專訪《灼人秘密》吳可熙

2019-07-21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11231

執行、文字/Alec 攝影/AJerry Sung(Canvas Taipei) 劇照/片商提供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去寫劇本,也沒有想過這個劇本可以拍成電影,我還能出演。在演員生涯最低潮、最失意、最糾結、痛苦的時候,我完成了這個劇本。」對吳可熙來說,《灼人秘密》不只是她的新作品,更是創作者抒發情緒的過程。隨著《灼人秘密》上映,men’s uno 也很榮幸專訪到了吳可熙,現在就由吳可熙來替我們分享,有關《灼人秘密》的箇中秘辛。

服裝/FENDI 洋裝、艸化工事 耳環和項鍊

對於創作劇本這件事,吳可熙表示會寫《灼人秘密》的劇本,要分成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拍完《再見瓦城》後,有一年的時間沒有任何演戲的工作,「當時可以說是在失業的狀態,雖然有一些角色的邀約,但大都跟《冰毒》、《再見瓦城》類似是飾演外籍的角色,沒想到推掉後就沒有新角色的邀約。就是那時沒有工作,身為演員的我會有很大的焦慮。」

而之所以開始動筆寫作,吳可熙說正好那時收到時尚雜誌的邀約寫專欄,「因為專欄,我才發現寫作是件很有趣的事,更讓我經歷了某種創作的感覺,我就開始整理之前的日記、筆記,並審思過往的經歷。促使我先寫了一個臨時演員,想要成為演員的故事,裡面也包含了我曾被霸凌的故事,後來接到《血觀音》的邀約,拍完後又失業了一年,失業的時候,不只心情更複雜,那一年還發生了好萊塢的 #metoo 事件,以及母親心肌梗塞,送加護病房,這些事情也讓我開始思考,什麼事情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吳可熙認為正是這些事情,讓她開始思考自己是多熱愛電影跟表演藝術,「那種想要實現它的慾望,促使我把演員的被動性換成主動,隨著複雜情緒的推動下,包含 #metoo 時所看到的故事,都給我很大的力量,讓我重新改寫了臨時演員的劇本,我花了兩個禮拜的時間,改成以創傷症候群者出發,正是《灼人秘密》的初稿。」

服裝/FENDI 洋裝、艸化工事 耳環和項鍊

整個創作的過程,對吳可熙來說,就是一段重新審思、釋懷的過程,「我理解創傷症候群的感覺,所以才寫了這個劇本。寫的時候,沒有多想任何東西,只想把過往的經歷放入其中,像是 12 年前與朋友組成劇團,那時單純的自己,跟進演藝圈後,變得複雜的自己,那樣的改變,再加上因為 #metoo 的事情,也讓我想到拍廣告被羞辱的情形。我在創作的時候是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這些事情,隨著故事完成,所有的東西我都可以面對了。」

服裝/FENDI 洋裝、艸化工事 耳環和項鍊

吳可熙在訪問中也提到從寫劇本、拍成電影,到去坎城參展,接受國外媒體的訪問等,許多人的回饋不只讓她感動,更讓她深深覺得自己從那時的傷痛走出來,「就是走出來了,我才能更清晰地描繪當時的事情。讓我回到台灣後,便想要把這個劇本創作起源跟感覺,分享給大家,只是沒想到發到臉書後,迴響這麼大,看到大家也開始分享自己的故事,讓我很感動。」

服裝/TED BAKER 洋裝與高跟鞋、艸化工事 耳環

而且吳可熙還透露,其實劇情中,小王子舞台劇那場戲,雖然只有短短幾秒的鏡頭,卻是象徵著女主角妮娜最初、最原始喜愛表演的樣子,吳可熙更坦言,「其實這部電影、這個角色,很多情節都很難拍,是個很大的挑戰。比如打巴掌那場戲,包含排練總共花了三天,拍了 28 個 Take,因為是一鏡到底,兩天下來我就被打了一百多下,左臉已經被打到沒感覺,但我覺得最累的還是要一直維持那個情緒。

最後我求 Kiki 回來身邊的那場戲也很困難,因為不是單純的希望舊情人回來,那是一段創傷症候群的人在求救的過程。」除了這些劇情外,吳可熙覺得最害怕、最困難的是在海裡的戲,「那幕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練習,然而拍攝當下的困難度,加上又是冬天,水冰到不行,然後所有人都在等我,我只能靠意志力撐下來。我每次都是憋到真的快暈眩,只能說為了夢想能付出多少代價。」

服裝/TED BAKER 洋裝與高跟鞋、艸化工事 耳環

為了成功飾演妮娜,吳可熙在拍戲前也做了很多功課,「其中也是因為我有相同的經歷、感受,才能寫出來。而且很特別的是劇本裡的角色,我都很理解在幹嘛,因為都是我寫的。當確定由我擔任妮娜的時候,我開始審視自己,發覺還是有很多事要練習。」然而最難的部分,則是在演譯創傷症候群的部分,「我覺得最難的是角色的內在,比如創傷症候群的部分,很難去演繹,所以我在寫作時,甚至在建立這個角色時,就有去做田野調查。」

訪問的最後,吳可熙提到電影裡面有太多想對觀眾說的話,她真切的希望能分享這部電影。縱使熱愛表演的她,這一路走來仍覺得演員是充滿困難與辛酸,「回想起來,我經歷了很完整成為演員的過程,從我最早在跳街舞,又在小劇場演戲 4 年,到進影視圈從臨時演員開始,在接著拍短片、廣告、獨立製片電影、商業電影等,過程都是充滿困難跟辛酸的事。不過在追夢的時候,不會有太多的負面情緒,但把這些變成劇本後,我反而覺得以前的經歷很珍貴、很寶貴,更讓我明白了藝術,跟表演與生活的關係。現在的我會更享受當下,也讓我有勇氣去面對挑戰,因為這些都會是人生很棒的體驗。」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