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是一個充滿遺憾的藝術!」專訪《灼人秘密》導演趙德胤

2019-07-17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2279

執行、文字/Alec 攝影/AJerry Sung(Canvas Taipei) 劇照/片商提供

「因為電影是一個充滿遺憾的藝術啊!」導演趙德胤如此說道。作為導演趙德胤的新作《灼人秘密》,除了是由台灣、緬甸、馬來西亞三方合製,趙德胤與吳可熙共同編劇外,更是導演趙德胤首部在台拍攝的劇情長片。隨著電影即將上映,men’s uno 也很榮幸專訪到導演趙德胤,他將與我們剖析《灼人秘密》的同時,也將帶領著我們一窺導演趙德胤心中的電影世界觀。

少見的華語驚悚類型新片《灼人秘密》描述由吳可熙飾演的妮娜,從鄉下老家到台北追尋電影夢,事業卻始終沒有起色,直到一次試鏡後陷入恐怖、驚悚情緒裡,究竟試鏡時發生了什麼事?妮娜又為什麼會陷入瘋狂、詭譎的狀態?影迷將藉由妮娜成為明星的過程,揭開光鮮亮麗的背後儘是醜陋不堪的交換遊戲。

談及《灼人秘密》,導演趙德胤表示在去年 2 月時,收到吳可熙寄來的劇本,「我看完之後是很驚訝,因為這是一個原創度高的劇本,所謂原創指的是說它裡面有很多視覺的描寫部分、一些獨特的私密經驗等。劇本在講一個女生在城市裡追夢,然而噩夢般的那天所發生的事情一直揮之不去,而這段女藝術家的創作旅程便吸引著我。」

導演趙德胤認為雖然有蠻多關於電影中的電影,比如說義大利導演費德里柯·費里尼拍的《8½》、法蘭索瓦·楚浮執導《日以作夜》,到最近昆汀·塔倫提諾拍的《從前,有個好萊塢》等,但卻很少有站在一個女演員的角度,去看待電影製作的過程。「這個劇本,我覺得它比較有趣的是站在一個女演員的角度去看一部電影的製造過程。而演員就是一部電影的創作者,所以整部電影就是一個創作者的創作歷程。」

除此之外,導演趙德胤提到第二個吸引他的原因,是因為這是一部類型片,「畢竟我沒有拍過類型片,我之前拍的電影都是一些關於我家鄉、一些親朋好友寫實改編的故事。而《灼人秘密》是一個有點架空的故事,雖然整個故事發生在台北,但不仔細去講在哪裡的話,對這個故事的理解並不會有障礙。所以我喜歡的是一種『普世價值』,就是它拿到哪裡都能成立。」

「我想要去學習或挑戰一個類型電影,縱使類型電影的發展,其實已經非常成熟了。但是這個類型電影裡有很多獨特的元素,譬如說一群女人穿著紅色的洋裝、妮娜的惡夢都是紅色、她在戲中戲裡面拍的是 60 年代的電影等,藉由現實與當代跟古代之間的變化,包括整個電影是虛跟實的那種交錯,讓我非常著迷。這個電影不是傳統的類型電影,它所描寫的細節注定讓它不傳統,電影剛開始,其實就是故事結束了,之後便是帶著觀眾重頭開始,去一層一層剝開那一個秘密,他傷痛的秘密是什麼?他是需要像解謎一樣,一點一點的剝開,你才知道裡面蘊藏的大秘密。」

而在《灼人秘密》座談會上,導演趙德胤也提到其實《灼人秘密》共剪了 13 個版本,就現在台灣要放映的版本,導演趙德胤表示現在這個版本,它除了有故事之外,還具備了電影所具備的一些魔幻的力量,「應該是說如果要講一個故事很簡單,但做電影好玩的地方就是,可以創造一些能引起共鳴的狀態,比如說有一個人他活在噩夢跟現實之間,就像我們訪問了一些有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朋友,有些人晚上正睡著,突然醒來,他覺得他是在作夢,但他其實已經醒來了。有些人坐著跟你聊天,他腳一直會動、會一直去踩東西,他看到螞蟻,但你沒看到螞蟻。所以一部電影如何去呈現一個創傷症候群的世界,讓觀眾感覺到那樣的感官,這件事情在電影裡是很重要的。」所以對導演趙德胤來說,目前台灣上映的《灼人秘密》版本,不只是故事流暢,還擁有相當的個性,可以說是一部「挑戰觀眾既定印象下的類型片」。

導演趙德胤接著解釋道,其實這 13 個版本裡面有的版本是在講妮娜做了 12 個惡夢,有的是妮娜在半夜被關在捷運裡,有的則是在海底被一堆管線纏繞,有的是在山洞裡面被一堆野狗追。「這麼多的噩夢作為電影把它剪進來也比較干擾觀眾。但是對我來說我覺得最恰當的版本就是台灣這個版本,因為我覺得台灣的觀眾是可以被挑戰的,只是如果觀眾帶著『電影就是這樣』的想法來看,他可能會有一點點的挫折,因為他都看得懂,但不會是他心目中既定的類型電影。」

加上片中有許多衝擊性的畫面,不管是在劇情、畫面、音樂上,都相當精銳,有讓人好奇,其中有沒有哪一幕是最難拍攝?導演趙德胤則回答:「很多東西都很難拍,但整個劇本我看完印象最深刻也是最危險的一幕,便是在劇中女演員學狗的橋段。」此外,正因為劇情的直接,讓導演趙德胤在籌資的時候遇到些困難,「國外的一些人覺得需要改戲,因為現在全世界,都在講 #metoo、反強權、倡導女權,或是為了自由平等而走上街頭。但是歐洲的製片看了我的劇本後,便指明這個劇本很危險,他說這個政治不正確,要改掉,不然會引起批評。」

導演趙德胤接著說道:「然而對我來說,電影只是把人性的東西弄進來,電影就是探討人性,所以為什麼不行呢?好險最後結果蠻好的,而且劇中還有一場 12 分鐘半一鏡到底的場景,有很多技術上的細節,像是怎麼拉扯衣服、怎麼製作傷口、鏡頭要怎麼運動、光要怎麼打等;另外一個就是,導演在戲中用比較偏執的方式去指導妮娜,他的方法可能有點好笑,或是有一點太固執,但是他也不是壞人,畢竟他可能有製片的壓力,被迫要用這個演員,所以他有些懷恨在心,但又怕這個演員演不好,所以他用各種不是正確或適當的方式,激發女演員去表演出導演想要的演技。」

除了難拍的橋段外,導演趙德胤還指出,所有放映的部分都出現了一種現象,「大家看到這個導演這樣對付女演員,可能會覺得好笑,然而當大家看見這個女演員,被打之後真流下眼淚,大家又笑不出來了。這場戲要讓觀眾笑完馬上收起笑聲,它還蠻挑戰觀眾既定的觀影經驗,所以這兩場戲其實非常難拍,除了要考量怎麼指導演員的表演,還要設計攝影機的運動,讓觀眾看起來比較真實。這些東西在技巧、場景、演員的表演,都非常難,它很容易被拍的很俗,很容易被拍成那種 B 級電影,但是你要怎樣拍出它的獨特性,又讓看電影的人能被說服,這是很難的。」

此外,片中也埋藏了許多巧思,像是水餃、蜥蜴、1408、刀疤...等,導演趙德胤對於這些巧思,則有著完善劇情的意義在,「房號 1408、水餃都是後來我跟可熙討論之後才放進去。之所以會這樣設計,是因為 1408 其實是好萊塢的一部電影,它在講一群人在房間裡面被虐殺,所以有著影射的意義,而刀疤則是可熙所設計的,它在於暗示觀眾去聯想到其實只有妮娜一個人;而水餃的出現,都是提醒著妮娜,她那天所發生的事情,以及隱藏在記憶背後的傷痛。只是說我們不像一般類型片去給它大特寫,就讓你自己去看,看不到也沒關係,還是會有更多的暗示在劇情中。」

不過正如導演趙德胤上面所述,《灼人秘密》不像一般的類型片,更跳脫了類型片的既定印象,難免讓人好奇,導演趙德胤會如何看待批評?導演趙德胤則悠閒回答道:「批評是正常的,每個人都會被批評,觀眾買票觀影,就是有著可以批評的權利,但我也有自信,有 50 個人否定就有 50 個人喜歡,這就是電影好玩的地方。所以我喜歡看批評的影評,去看批評的地方對不對,因為導演拍完電影後,就能知道自己的錯跟自己的對在哪裡,如果你不知道就不能當導演,或著是下一部片不會好,畢竟電影是一個充滿遺憾的藝術,你會受經費的限制,會受場景的限制,電影雖然是一門藝術,但它是一門最貴的藝術,而它就是鐵定要拿到市場上被大家討論。」

談到《灼人秘密》的演員,導演趙德胤表示其實每一個演員都很獨特,「因為我們挑演員前,是跟每個演員聊了好多次、好幾個小時,然後讓他看看我們的故事槁,透過他的回饋才知道說以他的理解來演這部電影會不會適合。」而且在開拍前,導演趙德胤就已經安排訓練演員的狀態,讓演員讀書、看電影、學技巧,每個演員為戲的付出與準備,都能在他們的表演中看到。

「演員是一部電影裡最重要的一環,要把演員安排好,導演的責任很大,對我來說每個演員,如果有表演不好,都是我的問題。畢竟身為導演可以指導、可以調教、可以設計,所以我覺得每個演員都很獨特,每個人經歷不同所以每個人表演不一樣,能幸運跟這麼多世代的演員合作,是很幸運的。」

而在專訪的最後,編輯因為已經觀影過《灼人秘密》,其中片裡談到電影分為「賺大錢」、「得大獎」兩大類,究竟對導演趙德胤來說,《灼人秘密》算是哪一種類型?導演趙德胤笑著說:「希望它兩種都是!其實以目前來說,賺大錢不敢講,但至少不要讓投資人賠錢。畢竟投資者沒有干涉我的創作,讓我能自由去拍想要的電影,如果因為自由的拍電影,而讓投資者沒有辦法回收成本,我還是會內疚的。畢竟這部電影挑戰了影迷,對於過去電影類型的認知,但我們還是想努力跟大家解釋這部電影特別之處,希望影迷能帶著好奇進戲院觀賞。」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