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上職場潛規則,尊卑、位分很重要

2019-06-19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14305
機上職場潛規則,尊卑、位分很重要

內文摘自《三萬英呎高空的生活:一名空姐的流水帳日記》

作者: 王小凡/攝影:楊志雄

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姐姐好、哥哥好,我是菜鳥妹妹

記得剛進公司的時候,除了每飛一個新的外站都覺得新奇以外,對於新的同事也都很好奇,因為每一次飛行遇到的組員們都不一樣, 今天跟A 飛、明天跟B 飛,全看派遣部門怎麼排班。也就是說如果你要做這個工作,你的人格特質必須要夠大方,至少對於跟陌生人相處這件事情是正面的,不然每一趟遇到不同的組員、座艙長,要順應不同人的工作習慣,其實是很辛苦的。

 

座位、食物、房間,一切都是姐姐先

除此之外,還有學長、學姐的制度,需要適應一下。尤其亞洲的航空公司通常對於先來後到的觀念根深蒂固,也就是資深、資淺的差別,在公司裡只要是早你一天受訓進公司,你都必須尊稱她一聲姐, 當然除了比你資深的要叫姐、哥以外,哥還有分大哥跟小哥,叫錯了有失禮節,還有可能因為這樣變成下一期八卦女主角被傳頌千古,可能永遠被貼上「那個妹不懂事」的標籤。

 

剛開始進公司的我,對這樣的文化其實不是很能適應,畢竟是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天空是我真正走出學校、家庭保護傘,真正開始社會化的場所。菜鳥空服員的時候從受訓開始,早晨在公司看見每一個人都要大聲道早安;中午在員工餐廳吃飯看到不認識的同事也要大聲打招呼;上下班坐交通車,資淺的一定從最後面一排往前坐,大概是因為後排比較顛簸難坐,但其實坐久了也就習慣了,一直到後來我都還是習慣坐在大巴士的後段。

 

在機場行走也是,隊伍的尾端通常是最資淺的組員,隊伍的前面會是前艙機師到資深大姐,就連在飛機上吃飛機餐也是由資深的學姐先選擇她想吃的,通常菜鳥空姐等學姐們選完餐再吃飯,已經是餓到不行啊!所以在我很資淺的時候,上班前有時間都會先帶自己的戰備糧食上飛機,以免忙完血糖過低,在外站拿房間鑰匙也是一樣, 資深學姐先拿房卡先進房間休息。

 

尤其是當你還掛著見習員名牌的時候,根本等於就是你戴著小媳婦3 個字的名牌,因為這段期間就代表你還在考核中,任何一點雞毛蒜皮小事、任何人都可以找你麻煩。例如:你的珍珠耳環超過直徑0.8公分,有人隨身帶尺拿出來量,說你的耳環不合格,因為超過0.2公分。可是說實在話,0.2公分的差別肉眼根本看不出來,但如果你是見習員,就等著接報告回辦公室說明了,就連隨身攜帶的筆款式太花俏也是會被約談的。

Photo by Tiago Cardoso from Pexels

 

服務鈴一響,別等姐姐放刀叉

身為小媳婦見習員,除了簡報的時候進簡報室要跟大家打招呼,請哥哥、姐姐們多多指教以外,飛機上還有些客人會特別針對戴著見習員名牌的組員刁難,好險後來已經取消了見習員名牌,所以除了組員以外,一般客人是沒有辦法分辨誰是見習員的,但就空服員這樣的職場倫理而言,見習員的階段還是非常辛苦的啊!

 

這階段我個人覺得是身體很累,心更累,總之就是除了客人以外, 也不能讓任何學姐不開心。在飛機上的工作也是一樣的狀況,每一趟飛行,一起飛的組員都不一樣,在飛行前會有行前簡報,除了口頭測驗當日機種的緊急逃生程序以外,每一個人根據當天飛行任務有不同分配工作(Duty),也就是說資淺的妹妹可能會排到賣免稅品,也許再資深一點的哥哥會排到廚房,資深的大姐可能就是要負責全機的廣播,諸如此類的任務分配,每一個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各司其職完成團隊合作,但如果剛進公司的菜鳥空服員,要做的事情就非常多,除了自己份內的工作以外,當然還包括回服務鈴。

 

通常忙完到一段落的時候,組員會有一點點空檔時間用餐,如果這時候有服務鈴,我都會立刻丟下刀叉飛奔出去回覆,所以空服員通常都腸胃不太好,我們經常在有時間壓力之下用餐。通常短班我都用幾分鐘吃個幾口,組員餐就草草結束了,假如服務鈴響了,你讓資深學姐放下手上的餐具出去回服務鈴,就太不上道了啊!

 

職場潛規則,有利也有弊

記得我有趟OJT飛了日本來回,因為剛上飛機對機上用品的位置還有服務程序沒有姐姐們熟,工作速度一定比哥哥、姐姐們都慢, 根本整趟都在道歉中度過,這種團隊工作只要一個小環節出錯或是速度過慢,很容易影響到其他人的工作進度,尤其後來人力縮減, 有時候一個人根本是要做兩人份的工作,還資淺的時候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心理壓力無比大啊!我記得我那趟飛行是曼谷來回班,下班連續睡了16小時沒醒,所以如果你的女友或是朋友們當中,有剛進亞洲航空公司的見習員,請大家多多體諒他們啊!

 

其實要細講公司的潛規則真的不少,是從以前到現在幾十年的傳統,剛開始有點不能適應,覺得好像在當女兵,就連組員輪休的床位資淺空服員的也要睡上舖,有些機種的上舖根本很難爬上去啊!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樓梯下去後面那個最資淺的床位天花板永遠是塌陷的,但如果你是當班次最資淺組員,機上輪休時,你就是只能睡那個位子,反正也累癱了,一躺一樣睡翻,根本也來不及在乎天花板塌不塌陷了。

 

但隨著年紀漸長,漸漸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可以接受這樣的職場倫理了。畢竟這麼大一個企業,每一次的工作團隊組員都不一樣,除了既定的SOP以外,這些潛規則可以讓工作更順暢。但我發現在這樣子的環境之下,自己也默默學到了很多東西,除了社會化以外, 還要能屈能伸、察言觀色,大概是我在這樣的職場倫理裡面最寶貴的收穫。很幸運的,在我飛行幾年的過程裡,其實極少遇過真正對我不好的前輩,遇到的大多都是把我們當妹妹看待的好姐姐,這也是我覺得學姐學妹制的職場倫理難能可貴的地方。

 

不是親姐妹,但也親如家人

記得我遇過好幾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好學姐,在長班的工作空檔聊聊自己的事,也許是感情煩惱,也許是對人生的疑惑,姐姐們雖然也許是第一次見面一起飛行,學姐也把我當做自己的妹妹一樣看待,剛進公司還很菜的時候遇到好幾個看不出年紀的學姐,一問之下才知道學姐都飛了10 年了。

 

學姐語重心長跟我說,這工作時間過得很快,每個月出班表一眨眼就過了,12 張班表,1 年就過去了,如果沒有好好把握時間,在這樣算是穩定的工作閒暇中好好充實自己,很快一轉眼就會發現自己虛度了人生中最精華的時光。至今我還是記得她在長班夜航跟我說的這番話,後來學姐也離職了,有了更好的發展,我也一直不敢懈怠,利用休假空檔不斷充實自己。

 

到後來,我也漸漸變成學姐了,看了後面新進的妹妹們,忙著適應飛機上的種種、賣免稅品賣到沒空吃飯⋯⋯好像看到自己當初的樣子。空閒的時候大家會聊聊天,講講自己的事,常有妹妹們問我一些感情或是人生的問題,我也把她們當作自己的妹妹,我覺得這是這工作最難能可貴的同事情誼,希望他們也都可以在這樣的環境裡面愈來愈茁壯,在工作上當一個獨當一面的空服員,最重要的是下班以後,可以有自己追求的理想人生。

《三萬英呎高空的生活:一名空姐的流水帳日記》作者: 王小凡/攝影:楊志雄

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你可能感興趣

 

空姐的日記「Taipei befriend the world」

 

逆境掙扎 斷腿求生

 

瘋狂機師 詹姆士北極之旅(上)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