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少宗生命蛻變心旅程!《生死接線員》用宇宙哲學觀論述愛與圓滿

2019-05-10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1389

古代的思想家莊子,始終用一種很宇宙的哲學方式在論述生與死。

死亡之後身體會否輕掉了幾公克,靈魂究竟何去何從,至今依然沒有答案。

曾少宗堅信,關於「愛」這件事,是人類必須窮盡一生的學習課題。

執行、文字/黃偉雄 攝影/Johnny Lu 化妝、髮型/Anna Wang 場地提供/文華苑 協力/公共電視

愛的萬物論

五月初接檔《我們與惡的距離》,向以出品關注社會議題優質戲劇的公視,再推全新醫療職人劇《生死接線員》,成為台灣首部以「器官捐贈」為劇情主軸,刻劃關於存在醫療體系中的「器捐移植協調師」職務,以及捐贈者、受贈者、家屬、醫生之間,緊密牽繫的倫理道德與使命衝突。為了全然貼近劇中男主角創傷外科醫師英氣颯爽的性格,偶像團體出身的曾少宗刻意褪去清新外表,蓄上濃密鬍鬚造型,讓身心狀態逐漸內化成角色本身。

看在曾少宗的眼裡,《生死接線員》其實是在講「圓滿」這件事情,還有「生命的延續」。當人們「登出」這個地球之後,究竟還可以留下什麼給有需要的人,便是器官捐贈的探討意義所在。「這是第一次覺得,身為演員是可以集體創作的,正如器官捐贈其實並非個人的事情。但我們不想再用說教的方式,而是選擇極具創意地向上提昇,變成量子力學、宇宙和黑洞。設想人類就是量子學裡面的小分子,經過不斷地撞擊才會有火花,產生新的銀河系,而身體裡面的器官就像小宇宙一樣排列整齊,用這種形式去論述生與死。」除了在手術房裡面碰到的家屬和個案,可能會讓人比較感傷、嚴肅一點,場景回到協調小組辦公室,便是節奏很鮮明、詼諧的現代都會小品。

正式拍攝前的課程訓練,演員們曾默默地喬裝成醫師,看器官捐贈協調師如何與家屬溝通。曾少宗回憶,一次在醫療顧問的協助安排下前赴手術現場實習,當天正好有兩台刀,一邊是24歲的女兒要捐活肝,另一頭則是48歲等待移植的癌症爸爸。他親眼見到主治醫師一刀劃下去,露出真實的人體內臟。「並非剖開身體這件事情讓人覺得很震撼,而是存疑究竟要有多少的愛與羈絆,才會願意讓自己的身體被剖開。把器官捐給家人、甚或有需要的人,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

生命真實義

對曾少宗而言,三十歲彷彿是個身心轉變的分水嶺。過往對於任何運動或曬太陽的戶外活動都不感興趣的他,因為過了三十歲後的一次玉山攻頂初體驗,讓他從此熱愛上了攀爬百岳,甚至開始挑戰划龍舟、騎腳踏車等各式極限運動。「當你站在全台灣的制高點,看著太陽慢慢地從山稜線浮起來,所有中央山脈的影子就直接倒映在玉山上,瞬間我頓時感悟:人類如此渺小,以前竟還為了許多事情跟自己過意不去、鑽牛角尖。明明世界那麼廣大,為何不放過自己,去好好看清身邊的人事物?」從那一刻開始,曾少宗的身體裡好像就此起了化學變化,開始逐漸開闊心房,包括:生活型態、控制慾,甚或自己的外型、或是對自己的自信等細微末節,不再拘泥執著,反而更加坦然自處。

曾少宗深切認為,當演員真的很幸福,因為沿途所遇見的角色,其實亦同時幫他們記錄了成長過程,包含當時的身心狀態以及人格氣場。「演員身分是我一個情感的抒發方式,因為我的內心活動非常多,若不演戲的話我覺得自己可能會爆炸!我平常比較不會跟人去接觸,但有時躲在角色後面反而會覺得更自在。甚至有時忘了自己有沒有下戲,我也分不清楚了。」

曾少宗由衷地立下祈願,未來眼界可以再更高一點,參演更多不同的角色和題材,將對於生命的體悟置入角色裡,使角色可以變得更有力量,讓欣賞戲劇的觀眾,可以真切感受到他踏實努力的生命歷程。

棕色麂皮騎士外套、米白色針織毛衣、仿舊牛仔褲 by AllSaints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參閱men's uno 2019年五月號 第237期

men's uno 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s uno YOUTUBE

men's uno LIN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