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敬騰 自娛之前先娛人 Unfold My Heart

2019-04-29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17435

印花襯衫式外套、印花襯衫 by Dior 紅色敞篷車 by BMW Z4

 

「洛克先生」與「娛樂先生」,分別是蕭敬騰最初與最新的演唱會名稱,其間相距不僅十年,還有好幾個蕭敬騰:演戲的、主持的,擔任節目導師的,在粉絲專頁上搞笑耍冷的。總之,他做了一些這個時代的明星能做的事。喜歡嗎?也未必。眾多分身裡,他但願只認唱歌的那個。

 

【執行/徐敏軒、Kevin Cheng 文字/Leo Chen 攝影/宋子凡(Canvas Taipei) 化妝/李凱潔 髮型/Nino Chen】

 

「我不愛拍照。」蕭敬騰艱難地吐出這幾個字,像在說明某種先天性隱疾。雖然不愛,但還是做了,像執行一個被指派的任務。作為一個明星,而且是炙手可熱的那種,不能拒絕嗎?「沒什麼好拒絕啊。就是一個工作,一個你十幾年來都在這樣的工作。」是個不錯的回答,至少聽起來誠實,並不打算敷衍你。這時候他又像個平凡人,有偏好,有情緒,有無法拒絕的,以及想做而未能做的事。並不因為他是蕭敬騰,從此就過上完美生活,反而因為這個名字,他得與理想中的自己保持一段安全距離。

 

Logo字樣印花夾克、Logo字樣皮帶、卡其長褲、銀色項鍊 by Dior

 

32歲願望 想做點更純粹的事

一路拍攝下來,換過幾套服裝,蕭敬騰一律把額前與兩鬢的頭髮盡數往腦後梳攏收齊,露出一張輪廓嶙峋的,32歲男人的臉。三月底剛過生日。32歲,他沉吟著這個數字,像握在手心裡掂量了一下重量,然後說:「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不是注重生日的人,但32歲還是讓他有點被催促感覺。「我會更緊張的是那些我想做的事情,無論是十幾歲、二十幾歲想做的,現在都還沒有認真地去投入它。」比如音樂,如果要具體一點說明,也許是2016年他成立的獅子合唱團吧,他希望能有更多時間花在樂團上面。「更純粹一點吧,我想要做純粹一點的。」

十年時間算不上滄海桑田,但足夠一個明星完成階段性進化。蕭敬騰不只是2009年的那位「洛克先生(Mr. Rock)」了。他不能只唱搖滾,他得服務更多人,為了服務更多人,他就不能只是唱歌。最近他在臉書上自創一個「蕭教頭」的新角色,以平均不到一分鐘的篇幅,表演一則未及鋪陳就已結束的無厘頭笑哏。一首歌太長,一支短片更符合時代節奏,無論你聽不聽他的音樂,至少都先笑了再說。

「大家認識蕭敬騰這個人,但可能現在年輕人沒有聽過你一首歌。」他被自身的天賦與命運推送到一般人無法企及之境,然後發出高處不勝寒的感嘆。「比如現在12到18歲的人,他聽過你啊,新聞一天到晚在播,報章雜誌一直在寫。可是在你沒有觸動他的情況下,他不會去深入你的世界。所以『知道名字』跟『認識你』是兩件事。」有想過哪天不像現在這麼紅的時候,能面對嗎?「我已經在面對啦。」

你已經在面對嗎?「對啊。」他笑了一下,沒感覺被冒犯,好像只是在談論今天天氣如何一樣淡然。「我講實話,我們本來就是慢慢在接受這樣的事情,除非你自己轉換心態,或是你真的有一顆年輕人懂你的心,那其實不太可能。因為我們的事情是越做越大,不會越做越小。」

 

印花襯衫式外套、印花襯衫、印花短褲 by Dior 紅色敞篷車 by BMW Z4

 

化身娛樂先生 嘗試全方位發展

這次蕭敬騰的演唱會名稱是「娛樂先生」,相較於「洛克先生」,新名稱顯得熱鬧許多,彷彿眾生喧嘩的時代,只發出一種聲音太單薄,得想辦法讓場面精采一點。「Mr. Rock就是我,我就愛搖滾,從小會接觸音樂、認識音樂,都是因為搖滾,沒有別的。所以當時的形象是這樣子的,屬於比較華麗的搖滾。」星光踢館賽裡那個素人男生,頂著未加收斂的狂暴髮型,扯著與之相襯的嗓音。如今髮型收斂了,表情不再生澀,即使收穫了巨大名聲,他仍在想辦法把夢想與現實彼此拉得靠近一點。「現在的『娛樂先生』就是因為我現在有其它身分,包括獅子合唱團主唱。而蕭敬騰跟獅子合唱團是兩件事情。或者說蕭敬騰這個人這十幾年來,我們給他的一個定義就是,娛樂大眾。他可以做也許大家想看的東西,但不一定是我想做的事情。」

「嚴格來講就是,『蕭敬騰』他是商業化;『獅子合唱團』就是我,我想做的自己。」在今年播映的影集《魂囚西門》裡,蕭敬騰飾演一位心理醫師,現在他則帶著平靜口吻分析著自己的演藝人格。「『蕭敬騰』就是,你可以讓他去拍戲,讓他去主持、參加節目,音樂可能比較受普羅大眾的喜愛。『獅子合唱團』可能就要再一段時間,讓大家慢慢地認識。所以『娛樂先生』這個概念就是刻意讓蕭敬騰跟獅子合唱團作區別,蕭敬騰做的就是符合大眾的審美。」

 

黑色劍領西裝外套、印花襯衫、銀色戒指 by Dior

 

金曲百唱不厭 上台都像演戲

所以你看到他主持金曲獎,別具一格的幽默讓人驚豔,效果十足。他卻鄭重地說不會再主持金曲獎,「至少短期內不會。」然後他演戲,之前雖演過幾部,這次《魂囚西門》他表現得頗為出色,得處理不只是人類的問題,還有鬼魂。外界評價不錯,自己覺得呢?「我覺得可以更好,當然可以更好。」無論如何,他對自己這次表現還算滿意,考慮起演員這個身分的可能性。「戲劇它是一種很特別的藝術創作,我覺得蠻好的。相較於主持來講,我對主持是完全沒興趣。」覺得演戲樂趣在哪?「演戲的樂趣就是合理地讓你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可以說是一種情緒的宣洩管道。」

演過戲之後對音樂上有產生什麼影響嗎?「對音樂可能就是舞台上的呈現,或是你投入的情感,你可以把它當作每一次的演戲,每一次的投入劇情。但不是虛假,不是說演戲就是假,真實地投入每一次劇情,真實地投入每一次要唱的歌,雖然你唱這歌已經唱了幾萬遍了,但是你還是可以很享受它。」似乎是每個巨星勢必面臨的永恆課題,得在往後生涯裡永無休止地唱著那幾首所謂成名曲、代表作,但蕭敬騰沒問題,他把〈新不了情〉翻唱成了自己的招牌金曲,激昂的〈王妃〉也一樣逃不過每場必唱的宿命。不膩嗎?「不會啊。」不是場面話,他說每一次唱真的都不一樣的感覺。「而且你跟現場的互動,現場給你的反饋也不一樣。有時候我會給歌迷唱,有時候我自己唱,做點變化。每一次唱你也會發現,哪天唱發現用某些方式其實怎麼比之前更好唱一點,總之可以在裡面尋找到快樂,沒問題的。」

 

印花襯衫式外套、印花襯衫、印花短褲、裸色長襪、黑色皮靴 by Dior 紅色敞篷車 by BMW Z4

 

當嘻哈熱潮退去 搖滾將會再起

最近他在選秀節目【這!就是原創】擔任隊長,他說三位導師裡自己年紀最大。即使他剛過32歲生日,但一批後生已經可畏地乘著新一波浪頭襲來。他看著這些年輕人,想起自己也曾經是這樣子,單純的樣子。「我講一個蠻重要的東西,就是創作人、音樂人,其實在不管程度在哪裡,他們都很單純。就像我覺得我也很單純,因為我們在年輕時可以說奉獻了絕大部分時間在音樂上面,一個業內做到頂尖的,甚至一個普通樂手,都是從小不知道幾歲開始學習,所以相較一些同齡的年輕人,他們生活單純到你會覺得很可愛,我也會想到以前的我,然後現在用你曾經努力的時間,慢慢去換來大家對你的認可跟那種成就。」

但新的世代畢竟也有些不同了,嘻哈音樂這幾年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曾聽過一個玩搖滾的歌手感嘆著現在小朋友都不聽搖滾,只聽嘻哈了。「一定會回來的!」獅子合唱團的主唱如此斬釘截鐵地說。「音樂本來就是一種循環,當這個世代流行的東西膩了就會換,這很正常,不是我安慰自己。今天電子音樂,然後現在嘻哈音樂,它終究會飽和,然後新的音樂,也不是說新的音樂,是經典的音樂,那種東西就會再回來,但是什麼我不知道。若你問我的話,我覺得絕對是傳統樂器。」

但傳統也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看你站在哪個時代,以什麼做為參考點。蕭敬騰說現今的電子音樂太完美,也可以說是假的東西,最後總要回歸到最真實的。意思是獅子合唱團需要等到一個時機才能奮起嗎?「不會啊,我覺得有時候時勢也是人造的。嘻哈會起來也是一樣道理,它沒有消失過,20年前MC Hotdog就在唱嘻哈了,在老外也有幾十年歷史,只是因為大家做了一個節目而再度崛起。現在大家都在針對所謂屬性來做節目,可能大家馬上會看到有關於樂團的節目。所以未必需要一個世代結束,新的才會出現,它可能是一種緣份,一種緣份吧。」

話裡有點玄機,但不急著參透,像他說的,緣分自有安排。這時他看起來的確比一個32歲的男人更為沉穩,也許見過了世面,知道眼前路該怎麼走。他滿意目前生活,但期望自己更好。「所謂更好是在工作上,應該更好。因為我生活很好,那我要做的就是讓整個工作更像生活一樣這樣子自然。」如果對此打個分數呢?「分數喔……」他又把問題拿起來掂量了一下,「65吧。」他說,及格了。何嘗不是個好答案,至少你可以想像,如果此刻的蕭敬騰只有65分,那100分的蕭敬騰將會如何?拭目以待吧。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參閱men's uno 2019年五月號 第237期

men's uno 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s uno YOUTUBE

men's uno LINE@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