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重地閒人免進 藝術家與他們的產地

2019-04-02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8375

平日我們對藝術家的認識,都是透過於博物館、展覽乃至不同平台上看到他們的作品,最多只有通過媒體的訪問才能較了解藝術家的創作理念,至於催生出藝術作品的工作室,往往予人「私家重地,閒人免進」的神秘感。趁著今期的藝術專題,編輯特別走訪兩位本地藝術家的工作室,了解近年社會發展對創作的影響以及他們的藝術產地。

 

ALEX NG 
DIGITAL CONTENT MANAGER

PHOTO / JAMES MAK

 

 

與其話工作室好比藝術家的第二個家,我認為工作室更像是一個練功房。藝術家花上大部分時間於自己的工作室創作,將自身的藝術理念透過不同媒介實踐,是孤單而又很純粹的個人歷程,不就跟武俠小說中閉關練功的概念一樣嗎?然而藝術家需要空間及可創作的環境才能催生藝術作品,偏偏於這個人口稠密,連居住環境都充滿問題的城市,近年卻因舉行多個大型Art Fair而躍升為藝術樞杻,卻對於今次專題的兩位藝術家沒帶來實質的幫助。

 

 

 

就算天空再深 陳閃

「香港很複雜,生活很亂,變化亦很大。」從小於馬鞍山長大的藝術家陳閃(Sim Chan),於灣仔香港藝術學院讀書時,經常出入港島區令他開始對城市的空間概念帶來衝擊,開始將香港城市發展環境變成自己的創作主題,向上望滿是高樓大廈,沒有完整的天空,不只是客觀對都市的描述,亦是陳閃自己正身處的矛盾狀況中。2009年畢業的他,才剛離開學校就到北京展開藝術路,「當時我的工作室有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空間,一年租金只是二萬多人民幣。」工作室的大小對藝術創作有甚大影響,「有很多大型作品都是於北京創作的,光是工作室的樓高已經不是香港所能夠達到,以前我的作品都有一幅牆的高度,現在已經沒有了。」藝術家工作室除了衍生作品,更是歷來作品的倉庫,始終藝術創作沒有誰能保證作品能售出,工作室的大小無形中影響藝術家作品的尺寸及發揮空間。陳閃位於火炭的千呎工作室,有近一半用於存放作品,餘下的500多呎空間除了創作,更要用作生活之用,面對租金日益上漲的問題,他亦不禁表示擔憂。「其實只要有人肯出高價錢將這裡租下,我就隨時要被業主趕走。就算政府活化工業大廈,但因為需求問題而且活化後又會加租,根本不會有幫助,最怕是要搬走工作室的大量物品,隨時要將一些工具與作品丟棄。」這個問題就跟香港人的居住問題一樣,沒有實際的解決方案,那麼近年的大型藝術展對他們有幫助嗎?「當然對藝術家們有更多機會去展出作品,整體市場氣氛與機遇都更多,但始終展覽非以本地藝術作主導,當中商業比重較多,始終是傾向國外藝術家的作品。」

 

 

 

Art Fair是個超級市場

Simon Birch 

你以為於英國出生,扎根於香港的藝術家Simon Birch會因為外國人身份而獲得畫廊較佳的待遇?其實不然,「就算近年多了國際畫廊來香港開設,對於我抑或其他本地的藝術家沒有太大幫助。大部份國際畫廊在香港展出海外作品,以我所知更是沒有國際畫廊熱衷於發掘本地藝術家及展示他們的作品,這是令人相當沮喪的。」Simon Birch的藝術之路聽起來跟傳統學院派的不同,出生於英格蘭工人階級,熱愛繪畫的他沒有機會進入藝術學校,也沒有穩定的生活。輾轉於1997年來到香港,被高薪厚職挖角來港?非也,Simon Birch來港時身無分文,於青馬大橋上當起建築工作,晚上的空閒時間畫畫,有時更會於當年非常流行的Rave Party充當DJ,漸漸儲起一定積蓄,決定全職投身藝術創作行列。「我剛開始時事業如火箭般發展,外國人、銀行家與有錢人都想買我的作品,因為我於art fair與國際畫廊開始進駐前,是唯一國際性藝術家。來參與展覽的畫廊都要付出至少五十萬一個攤位的租金,所以往往只展出賺錢的國際藝術家作品。Art fair只是展銷會,一個大型超級市場。」想離開香港發展,錢是一個問題,更重要是Simon Birch已扎根香港多年,已經成為他的家,只有於海外尋找可能的合作計劃,成為他的出路。「香港物價租金都很貴,要找資助很困難。我曾經向香港政府、M+與大館等地方洽談合作計劃,換來的都是拒絕,香港文化並不支持藝術與創意文化,只對投資有興趣。」政府的西九龍文化區曾經與Simon Birch洽談合作計劃,研究一年後最終告吹,而該計劃倒是最後得以於洛杉磯實行,取得空前成功。「去年於洛杉磯舉行的展覽很成功,是去年美國最佳展覽,甚至有人表示是近廿年最佳的藝術展覽。當中有很多香港藝術家參與,場地更達十五萬平方呎,是香港藝術界有史以來最大型展覽,但依然沒有得到香港政府的垂青,連於香港再舉行的機會也沒有。」得不到香港政府的支持,Simon Birch只好向紐約、倫敦、上海與悉尼四個城市接觸,未來三年展開四個涉及三百萬美元的計劃。「我沒有放棄香港,你見到我這裡四層高的工作室,都只是多得朋友的無償支持,我為了過去與未來的計劃都將積蓄都花光。未來的計劃是繼續與不同的香港單位聯絡,希望或多或少得到資助,始終計劃都是關於香港的藝術,但真的很困難。」香港貴為國際都市,近年的藝術發展看似如魚得水,蜚聲國際,但當香港的本土藝術家連創作空間與資助都沒有的問題未有解決,還如何談藝術與文化?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