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情慾下的「愛」!荒木經惟的裸女、妻子、花朵與生命

2019-03-13
訂閱數 :0
閱讀次數 :5135

 

 

如果要細數日本的當代攝影師,以情色著稱的荒木經惟絕對位列其中!雖然總被人戲稱為怪老頭,但他所拍攝綁縛女體和強烈性暗示的作品,早期都被視為傷風敗俗的作品,因此常被查禁、罰款,甚至還被逮捕過。

 

在來自美國的導演 Travis Klose 所拍攝荒木經惟的紀錄片《迷色 Arakimentari》中,他肆無忌憚觸碰模特兒的陰毛、陰唇、乳頭,更在酒吧裡左擁右抱著女子,喇舌、開黃色笑話。他說:「我在 70 年代成長得太保守,所以要自我反抗,和過去的一切再見。」

 

Arakimentari (2004) from Rodrigo Morales on Vimeo.

 

雖然他飽受衛道士的批判,在很多人眼裡只是一個隨時可以大吃女模特兒豆腐的色老頭,但他作品卻中所展現的性與挑戰道德底線,卻在 90 年代後,受到西方的熱烈迴響。

 

荒木經惟於 1940 年 5 月 25 日在東京府東京市下谷區三之輪出生(今 東京都台東區三之輪),他在上大學的時候學過攝影,1963 年於千葉大學攝影印刷工學科畢業後,曾在日本公司電通廣告代理工作過,在那裡他遇見了未來的妻子、日本隨筆作家荒木陽子。

 

在 1971 年結婚後, 荒木出版了一本他為妻子在蜜月旅行期間拍攝的畫冊《多愁之旅》,1990 年陽子去世,荒木又出版了一本為其妻子在彌留之際拍攝的畫冊《冬之旅》(這本畫冊也引來各方批評)。

 

 

 

 

至今荒木經惟已經出版了超過 450 本出版物,且數量每年仍在增長,因此他被認為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多產的藝術家之一。

 

女人是我永遠的拍攝對象

對於將女性,甚至是女體到性器官作為題材的荒木經惟來說,他曾解釋了為何喜愛拍攝女性,「不拍女人的攝影師不能被叫做攝影師,頂多只有 1/3 的份。她們能教你的比讀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要多太多了。」

 

他甚至覺得正因為無法用語言形容女人,難以捉模的樣貌,只能透過拍攝,才能不停挖掘出新的一面。在一条的訪問中,他也講到:「我最喜歡捕捉拍攝的是女人們處在背叛邊緣的那種感覺。大部分的女人,其實比起美的一面,醜態更多。我拍過很多東西,但最令人費解的還是女人,所以女人是我永遠的拍攝對象,不會厭倦。」

 

 

 

 

荒木經惟也承認過自己跟模特兒們有過關係。「性是前戲,然後是攝影;或者倒轉過來。」可以說性愛就是他創作的源頭,就算是自然界的花朵,透過他的鏡頭,卻能呈現仿若女性的性器官般,令人產生無限遐想。

 

妻子的逝去

作為備受爭議的攝影師,荒木經惟卻有一位十分看重的女人,就是他的老婆-荒木陽子。深愛著陽子的荒木經惟,從 1971 年度蜜月到 1990 年 1 月 27 日妻子過世為止,不斷的替她拍攝照片,在《感傷的旅程》攝影集裡,更有許多私密的照片,像是妻子的裸體、妻子口交時的面貌等。

 

而在陽子罹患了內分泌失調去世後,他曾說:「陽子,你應該明白的。我想說的或許不是思念。你站在街對面的時候,只是一個人。結婚這麼久,第一次看到你走在人群里,走過我身邊。只是你一個人。」

 

 

 

 

猶如性器的花朵

除了女性之外,花朵也常出現在荒木經惟的作品中,他曾在受訪時說:「花朵在我眼中全是色情的,它們全是愛神。一旦你意識到它們全是生殖器,它們就會開始看起來像陰戶了。」其實對他來說拍花就像是在拍女人,「拍女人,可能會被女性生殖器所吸引,而花其實也是生殖器。無論我拍花,還是女人,都是生理上我最想拍的東西。」

 

 

 

 

 

荒木經惟認為花朵最美的瞬間,是在開始枯萎但還沒有凋謝的時候,這種瀕臨死亡,即將凋零的花是最好的拍攝時刻。像是在攝影集《花陰》和《花曲》裡,瑰麗繽紛的花卉透過鏡頭所製造出的「泛性」色彩,不只能喚起觀者的慾望與想像力,卻又映射出潛藏其中的死亡氣息。

 

 

 

 

「對花感興趣,是因為我過世的太太。在太太去世之前一個星期,我在旁邊看護她時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食物和花。在太太去世前,我送給她一束花。她去世後,那束花卻仍在綻放。我常常對著那束花靜思,覺得這是一種『生的傳達』。從此,我喜歡上拍攝花朵。」

 

生命的意義

在陽子離開後,荒木經惟更加努力用攝影填滿生活,也造就了如此高產的作品量。從女生的性器官、綑綁的身體、花朵、貓、天空等素材,荒木經惟都能把它們拍出情色的意味,更是他對於生命的體悟。它們既美麗、性感又下流,卻又時刻提醒著我們生命的短暫和死亡的輕易。

 

 

 

 

 

「真正重要的東西,或者自己喜歡的東西,總會消失。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無常』,我也一定,不知不覺某一天就消失不見了,唯一的結局就是死亡。」

 

在一条的訪問裡,他提到作為一名攝影家, 自己仍一直處於上升的階段,之所以會這樣,最重要的原因是經歷了父親的死、母親的死和我妻子的死。「經歷過這三件事所領悟到的東西,足夠令人成為一名好的攝影家。當你最愛的人、生命,因為死而離開你的時候,你會突然從上天那得到某種力量。」

 

Editor:Alec  Photo:網路

Maybe you like...

g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