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GUCCI 2018 -2019秋冬系列「賽博格宣言」時尚混種,多元認同。

「Gucci 的賽博格是後人類的:手上有眼、半人半羊、龍的幼雛和雙生頭混合其中。」

讓主體能有明確的身分認同,是一個規訓的過程,這對權力而言是一大挑戰。必須先將主體置於固定的二元類別中,例如正常/不正常,具體明確地對主體進行分類,控制和規範。能做到讓主體自願選擇堅持特定的分類,並宣稱自己在特定社會結構中的定位,足見這個規範策略非常誘人。在這個參考框架中,使用了身分認同概念來規範生命體,這便是生命政治的控制手段(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

但是,身分認同既不是自然產物,也不是預設的範疇,它可以用許多方式來迫使認同。這不是一個固定不變的事實,而更像是社會和文化建構,同時,這也是一種選擇、參與,與虛構的關係。因此,身分認同是個永無止境的過程,每次都熱衷於新的決定,凡事都是社會建構的自覺。一旦懷疑我們是誰,便開啟了演繹與探索可能性的嶄新天地。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他/她真正想成為的人,將社會期待與個人慾望一起拉回遊戲中,一個責任與自由並存的天地。

Gucci多元宇宙的主體性在這片天地裡體現開展,它們就像是對離經叛道的邀請,不順從人云亦云或任何指示性的身分認同,並且鼓勵各種不同的思考方式,來跳脫對我們原有認同的設定。於此,那些看似非典型的、異常的,對比於正常而言是有缺陷的視野,獲得了新的合法性。這是全新氣息,是對自我及奇點的勇敢肯定。

本次發表的系列充滿了想像力,讓我們以D.J.Haraway的〈賽博格宣言〉(Cyborg Manifesto , D.J. Haraway)來具體說明。〈賽博格宣言〉隱喻讚揚混種為可以克服二元論和二分法身份認同的角色。實際上,”賽博格”是一種弔詭的產物,它同時具有自然與文化,男性與女性,正常與異形,心理與物質。當任何領域的座標衝突時,賽博格便展現出混合了異質進化的身份。認同的混異和轉換,逾越了規範性紀律,建立在多種歸屬上。

Gucci 的賽博格是後人類的:手上有眼、半人半羊、龍的幼雛和雙生頭混合其中。這樣的產物來自生物學的無限可能和文化的覺知。這是在不斷變換混種身份中的終極預示,象徵解放的可能性,如此我們可以決定成為什麼樣的自己。

 

Editor / Alfie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