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GIRLFRIEND 袁婭維 熾熱的心

袁婭維 熾熱的心 AN FERVENT HEART

執行/聞雨翰 文字/水母 編輯/黃偉雄 攝影/曉明 化妝/郝維 髮型/金剛

這個湖南女孩有著小小的身體、大大的能量。

袁婭維說起話來直接,笑起來爽朗,而談到音樂,更是眼睛裡有種光。

「對於我來講,音樂是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袁婭維看著我,認真地說,「我對它是充滿了愛,我對它是熾熱的,一顆心。」

黑色長袖襯衫 by Neil Barrett;紅黑色條紋針織短褲 by Dior;黑色長靴 by Givenchy;十字架裝飾耳環 by CFAC


去年4月,在《歌手》的總決賽中,袁婭維邀請到恩師劉歡為自己幫唱。後來有音樂博主連用三個形容詞形容兩人合唱的〈鳳凰於飛〉——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天衣無縫。「很難想像,中國的年青一代歌手,除了袁婭維還有誰有這樣的才華和實力與劉歡合唱。」

從《歌手》的舞臺上走下來,袁婭維開始著手籌備自己的新專輯。距離上一張專輯《T.I.A.》問世三年多後,新專輯的第一首單曲〈別廢話〉選在了4月1日發佈。袁婭維自己先「自黑」了一把:「朋友提醒我的時候,我才反應過來這天是愚人節,所以我不知道公司是騙我的呢?還是老天爺在作弄我的呢?」

去年底,向來以毒舌著稱的「耳帝」評選出2017年度十佳表演,袁婭維一人獨佔了第一和第四兩個名次。她在這一年參加了湖南衛視的音樂節目《歌手》。三個月的時間,經歷了離開也經歷了回歸。面對比賽,她坦言自己在一開始也抱著勝負心,然而到了返場,卻一下卸掉了包袱。

黑色無袖上衣 by Givenchy;酒紅色吊帶上衣 by Shiatzy Chen;字母裝飾耳環 by Versace

 

 

「一開始是希望自己留下來,希望觀眾投票給自己,因而會有顧慮、會緊張。但後來返場的時候我就想,算了,去他的,我迎合你,我也沒有好成績,那我還不如做我自己。」

 

有人為袁婭維抱不平,覺得觀眾往往青睞「飆高音」的歌手,而冷落了一直在不斷探索嘗試的她。然而袁婭維卻看得淡然。

 

「我也飆了挺多高音,其實沒有什麼好抱不平的,這就是我人生中的經歷,我接受就好了。因為畢竟對我來講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又不是說我就唱這麼幾年,我覺得音樂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我記得幾年前,有人會一上來就評論我,用很難聽的話說你不正兒八經唱歌。但後來我發現同樣的評論者,他們慢慢理解我為什麼這樣唱了。」這些逐漸轉變的觀念讓袁婭維看到自己參加這些節目的意義。「敞開一點兒擁抱觀眾,觀眾也會擁抱你,我還是把我自己最想要表達的自己呈現出來,雖然沒法左右別人的想法,至少我是對得起內心對音樂的這份熾熱的。」

 

 

在袁婭維看來,一檔音樂節目看似耗時不過三四個月,拼的卻是五年、十年的音樂積累。「你憑什麼可以在一個舞臺上拿出那麼多東西給別人呢?就是因為你台下的積累,你才能在一瞬間放出你的能量,不是說有就有的。」

 

她花了三年多的時間醞釀新專輯《TIARA》,也是同樣的道理。「對我來講創作是一個很珍貴的靈感培養,靈感不是說來就來的。」從北京到香港再到美國,袁婭維與十幾位元音樂人碰撞火花,把內心積累的東西呈現出來,覺得一年的時間仍不夠長。「吃瓜永遠不懂種瓜人的苦,但理解你的人,自然會從你的音樂、從你的態度裡面知道你經歷了什麼。」

 

與第一張專輯相比,新專輯《TIARA》融匯了更多風格,也注入了更多色彩。袁婭維將它定義為「Soul Pop(靈魂流行樂)」,她希望用這張專輯來展現這個時代的流行樂。「我覺得這張專輯是融合性很高的專輯,它既保留了復古的一面,但是又展現出了新派的一面。我想它也代表我們一代唱作音樂人的一種狀態,一個比較國際化的狀態。」有人用「New C Pop」為袁婭維定義新專輯的風格,而在袁婭維看來,「新」事出有因。「從每個不同時代、每個不同個體、每個不同空間的碰撞中,產生新的組合和新的狀態。」

 

她曾經向媒體解釋自己做音樂的初衷。「表達音樂人本身的態度和想法,保持真實,讓音樂和你的生活、和你的人是一致的。」而直到今天,這也依然是袁婭維的音樂信條。

 

何拼色連身裙 by Versus;白色短靴 by Jimmy Choo

 

 

完整專訪內容請見 men's uno 6月號

敬請參閱 226期 men's uno男人誌

men's uno 官網

men's uno 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s uno LINE@

 

Menu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