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GIRLFRIEND 家家 唱進靈魂的嗓音

家家   唱進靈魂的嗓音 Soul Sista

執行/馮韋欽   文字/陳彥勳   攝影/Adams Chang (Canvas Taipei)  化妝/Pace Chen   髮型/Sundia Hsu

她的歌聲滄桑,像是歷經世事,沙啞的聲線,對她來說是種利器,一層層劃開你心裡的屏障,也像一把鑰匙,一道道開啟我們內心深處,最不敢觸摸的那一塊。她不聲嘶力竭,輕輕吟唱,就充滿著力量,就像你身邊的朋友般,在你身邊安慰你受傷的那顆心,替你擦去雙頰上的淚,她是家家,來自山林裡的歌聲,這次她要唱出讓你念念不忘,還是想念的歌。

說故事的人

如果你知道家家,不意外應該都是從「昊恩家家」這個團體,或是姊姊紀曉君開始認識她的,非主流的唱腔,在當時以唱跳歌手掛帥的年代來說,驚豔了不少耳朵,也因為有了這個組合,讓她首次鑲金,獲得了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獎,這頂金皇冠,對當時的家家來說,是否有讓她的演藝路走的更順遂,或得到更多矚目,我們不得而知,但她仍然繼續對著麥克風,靜靜的唱著,不管什麼舞台,只要可以唱歌,她就開心了。家家的聲音並非清晰甜美,吸吐之間而出的歌聲,反到有些沙啞,充滿了生命力,唱LIVE出生的她,喜歡近距離看著台下歌迷,看著他們聆聽時的表情,對她來說這最真實了,或許也因為這樣,更能唱進人心,特別是那些正在結痂的傷口。眼前的她,靜靜的坐在梳妝台前,我們透過鏡子,悄悄的觀察,觸目她那雙迷濛帶點窅冥的大眼,彷彿在看下去,心底的秘密就要被看穿一般,初次見面她顯得有點羞怯,問了她待會還有工作嗎,她笑笑的說:「拍完照就沒工作了,可以休息一下。」正值發片期,緊接著又要開始籌備巡演,馬拉松式的通告及宣傳行程,光是用想的就讓人喘不過氣,不難感受到家家略顯疲態,但當我們要提問時,家家仍然親切的回答。睽違這麼久的第三張專輯,這次有沒有在心裡給自己設下什麼目標?她說:「第一二張專輯,很單純的就是要把每一首歌唱好,但第三張專輯,我希望給自己一點突破,想要讓自己變成一個『說故事的人』,不炫技卻充滿濃厚情感的唱歌方式來講一個故事。」帶著不解的眼神看著她,她笑說:「很難懂哄!這就是困難的地方,我希望這一張專輯的每一首歌,可以用很細膩的方式,唱進每一個人的心裡。」從昊恩家家兩個人,到獨自單飛,面對螢光幕前的所有媒體與攝影機,原以為只要靜守舞台的她,開始要學會適應一個人的歌手路「因為之前沒有這種經驗,可能有昊恩或是其他人在,但出了專輯後,就要開始去學習一個人面對所有事情,當時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去調適自己,第一張專輯的時候很緊張也很天真,對很多事都不太了解,後來才慢慢找到適應的方法。」從《忘不記》開始,那個充滿靈魂的嗓音,一聽就讓人難忘,到了《為你的寂寞唱歌》,撫慰人心,前兩張專輯在華語樂壇殺出一條血路,也奠定了家家音樂實力與靈魂歌姬的地位。

我的家庭真可愛

而新專輯《還是想念》,就像一個新的旅程碑,除了廣邀實力堅強的音樂人參與之外,更由五月天瑪莎再次擔綱製作人操刀整張專輯,專輯內的<家家酒>就像在描述家家一般「抱歉,不擅長模仿,你想要的那種優雅,想哭的話,就哭了啊!管誰的眼光...」直白鋪陳的字句,讓這張專輯,更貼近真實。自然不造作的她,讓人更加好奇,是什麼樣的家庭教育,可以造就她如此以及與生俱來的幽默感「其實我爸媽對我們滿放任的,但那種放任,不是什麼事都不管,而是很支持跟尊重我們的決定,只要是對的事,基本上他們不會有太多意見。」擁有開明父母的支持,上頭又有兩個姊姊在照顧,老么的她基本上不用做太多事。我們感到好奇,身處於音樂之家,有個這麼會唱歌的姊姊,自己會不會感到有壓力,家家笑說:「不會啦!姊姊很會唱對我不會有壓力,我們兩個歌路不一樣。」的確,姊姊的歌聲猶如大地般壯闊,而家家具有騷動人心的力量「姊姊的聲音很適合唱民族音樂或是世界音樂,因為她穿透力跟爆發力都很夠,我比較通俗(笑)比較有感染力。歌藝不需要比較,每個人的聲音都有獨特性,唱出來的感覺都不一樣,沒有誰比較厲害,或是誰比較差。」家家笑著說,此刻的她謙虛不自滿,自娛的性格更讓人喜歡,問她天生的幽默感從何而來,她說:「天性(笑)!幽默感是天生的,我們家的人其實都滿幽默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用刻意講一個笑話就莫名的有喜感。」只見家家忽然沉默了一晌,緩緩吐出:「我在想應該是我看事情都很豁達,很多事情不用看的太認真,換一個角度,試著用幽默的視角去看,其實很多事都沒什麼。」

 

更多內容請見 men's uno 4月號

敬請參閱 212期 men's uno男人誌

men's uno官網

men's uno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u Tags 
Hash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