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COVER GUY 大谷主水 擂台上的勇者 Still fighting it

大谷主水 擂台上的勇者 Still fighting it

執行、文字/廖崇捷 攝影/Adams Chang  妝髮/高媛媛

大谷主水這個名字或許你很陌生,但如果是「夢多」這個名號,相信你絕對不會對他沒有印象。從高中二年級那年取下日本跆拳道國手後,這位在同儕間被視為魯蛇的小胖子,一夕之間轉念了,愛打架愛逞兇鬥狠的他,突然間有了重大的人生使命,站上屬於自己的人生擂台,每一次的勝利都值得眾人替他喝采。

「接到這次的拍攝邀請,我幾乎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在做準備,期間還得主持美食節目,拍攝的前幾天還得強迫自己脫水,這樣才有辦法讓肌肉更明顯。」夢多看似一派輕鬆地說著。除了好,還要更好,身為藝人可不簡單,除了應付每日的工作之外,對於身材的保養,他們沒有所謂的天生神力,每一塊肌肉的養成,都得靠著持續的操練才能夠維持,兩個月期間,夢多曾在自己社群網站上分享心得,就像是寫日記般,我們其實都看在眼裡,相當不忍心,能做的只能是將這樣的成果用最好的方式記錄下來,當一切都到位後,攝影師的閃光燈一閃一閃地,夢多身上留下的汗水也彷彿也在跟著發光,這些辛勞結成的,就是極為珍貴的珍珠鑽石,吸引著所有的目光焦點。原本是模特兒出身的夢多,成為《2分之一強》班底總得為了節目效果著想,表面上搞笑或是不正經,原來不是真的大谷主水,在那些嘻嘻哈哈背後,是以一絲不苟精神造就的敬業態度,夢多說:「有很多人認為諧星私底下也會是朋友間的開心果什麼的,但我自己在不同位置上,就會表現出不一樣的個性,就像是過去是國手就把國手的事情做好,拿冠軍就是我的唯一目標。」

他和他的冠軍之路

出身於日本九州宮崎,和大多數熱愛台灣的外國人一樣,夢多也有滿腔熱血的台灣魂,時光回到2002年的那一天,夢多初次踏上台灣這片土地,是以台灣體育學院留學生的身份在台留學三年,「那三年有很多很棒的回憶,當時我就想說,如果可以一直留在這裡,那該有多好,我喜歡這邊的食物,喜歡這裡的生活環境,就好像是我應該出生在這裡一樣。」從中學學習跆拳道以及空手道以來,夢多一直都把奧運的競技場當作終極目標,高二獲得國家代表隊資格,整整有8年的時間都以國手身份制霸各樣大小比賽,冠軍頭銜就這樣一路風光地跟隨著他,而每一個步伐都朝著2008北京奧運邁進。意氣風發、血氣方剛,這些形容詞彙放在當時夢多的身上,一點也不過,難為命運的安排,2006年在韓國培訓時,一次雙腳的十字韌帶受傷,狠狠地將他的奧運夢粉碎,夢多說:「現在想起來多少還是會有些難過,畢竟如果人沒有目標的話,就很難在人生的道路上擁有滿足的感覺,不過這或許是上天冥冥安排好的,往好的地方想,如果沒有當時的受傷事件,我也不會進入台灣的演藝圈,所以人生的每個遭遇我都會抱著一顆感恩的心。」自信中不免散發出些許失落的氣息,對於一直以來執著努力的事情,有一天消失突然在眼前,而自己卻一點挽回的辦法都沒有......

追逐內心的純粹                         

奧運金牌未能圓的夢想,只能先收進回憶的抽屜裡,換一條路走,或許才是最好的安排,26歲那年,從國手身份退役,雖說不在運動比賽的舞台上,不過從運動員轉換身份來到人生擂台,原來才是更大的挑戰,那些打在身上的不痛,打在心裡卻又沒辦法形容的,才更痛。夢多笑著說:「運動選手的時間很有限,大概就是那短短的幾年,為了退休做打算,其實我很早就想到了,不過沒想到比自己估算的時間還要短了些,不做運動選手要做什麼呢?是我過去那段一直在想的問題。」運動比賽多少也有些表演的成份在裡面,而夢多的表演欲望,開闢了他的全新道路,成為一名藝人,在其中成就自己的另外一個人生目標。簽下了一紙合約,用嶄新的身份回到台灣發展,剛開始只能接接平面雜誌模特兒以及電視廣告的工作,與現在一般穿梭在各個攝影棚的網紅模特兒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但是有著跆拳道以及空手道的底子的他,事實上能夠做的比其它一般模特兒還要更多。「我覺得那就是一個緣份,我原本也想說就慢慢做,演藝圈這種東西急不來,要有機會。那段時間很苦,身上根本沒什麼錢,也不懂得去擅用自己的長處。」與洪家班的相遇,再度打開他的另一片天空,「2012那年,洪天祥(洪金寶的次子)找我合作武術指導,我才發現武術表演就是一個可以跟我過去所學相互融合的概念,後來我也有自己的團隊,可以幫電視電影設計這些好看的動作,再到成為拳館的重要夥伴,我過去從來沒想過的,換個方式也讓自己的得到成就感了。」內心最純粹的渴望,那面被別人肯定與欽羨的勝利金牌,原來換個方式,也能將它牢牢地戴在脖子上。

 

更多內容請見 MEN'S BODY 夏季號

敬請參閱 5期 MEN'S BODY 健身誌

men's uno 官網

men's uno 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u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