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ALWAYS STAY TRUE【激盪真我 適性而生】簡淑玲 x Tony。

任性需要勇氣,需要勢如破竹的堅持,簡淑玲和Tony這對夫妻分別在彩妝與料理界闖出各自的精采人生,而他們更透過彼此的激盪,成就了對方眼中越發完美的自己,惺惺相惜,不離不棄,他們是伴侶,也是在探詢真我路上的最佳戰友。

洞見真我的眼光

簡淑玲,天后御用彩妝師,自高中就訂定志向,從本科系畢業後於職場苦熬八年,再前往倫敦藝術大學攻讀整體藝術造型做進修,許多名人和巨星指定就是要她化妝,在後台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名字,因為她已經是明星們公開爭搶的王牌。Tony,創意料理廚師,16歲就開始旅居生活,黃皮膚下包裹的不是傳統教條,而是滿腔奔放的任性血液,走訪過日本、南非、希臘、倫敦等無數個國家,幾乎半個世界都曾做為他的落角處,把旅行的足跡化作舌尖上的地圖,以料理紀錄他的精采人生。在事業版圖上這兩個人各自於不同領域中發光發熱,在生活中他們則是彼此惺惺相惜的夫妻,共同追尋真我,成為自己與對方心目中最契合的靈魂伴侶。

做為一位專業的彩妝師,如何深得名流與巨星的青睞,色彩學、彩妝技法這些基本的概念一定要有,但一雙能看透人的銳利眼睛,才是促成這一切的關鍵。淑玲說,「我不喜歡因為化妝而化妝,雖然大家都稱我的職業是化妝師,但我一直要求自己要成為Make up artist」,化妝是從一個人的特質去表達出他的美,而不是單純只把妝畫臉上,否則再好看的妝容也會淪為匠氣,甚而缺乏情感的依託。在彩妝領域當中,淑玲向來就擅長凸顯一個人五官的優點來展現他的「真我」的本質,而不是用過度的妝容去塑造「另一個他」,這雙善於看透真我的雙眼,是她多年從事彩妝工作所練就出的敏銳度,也是她成為今日這個位階的彩妝師的關鍵利基。

另方面,做為專業廚師的Tony,當我們問他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對下廚有興趣、並決定將這件事變成你的事業時?Tony自豪地笑著說,「我天生就覺得自己要做這個行業!」這份優越來自於他對追求真我這件事篤定的決心,還有他懂得洞見自己內心最渴望的聲音。小時候父母嚴正的阻止他踏出國門,但心中的反叛就是讓Tony想到處去闖一闖,加上對料理的天賦,行走過的每個國家日後都成為他展現在餐盤上的創意合輯,「與其說我做的是創意料理,不如說我賣的是我的任性!」Tony把他恣意的生活態度注入每一道料理中,不走公版或制式的搭配,他玩食材的變化,玩酸甜苦辣的拉鋸,成就了自己在料理界獨樹一格的地位。

勇敢不平凡 任性實現真我

不同於大部分朝九晚五的職業,彩妝師、廚師在人生中是相對不依循常規的選項,淑玲和Tony當時決定朝這個目標前進時沒有別的原因,就是「想做出自己的品牌」以及「任性的做自己」。Tony認為任性就是要敢於創新、敢於挑戰、敢於與眾不同,他提到,「任性的前提是你要有勇氣,從生活或是工作上不斷的挑戰自己,而當你在專業領域上佔有一席之地以後,你就可以一直往自己想去的方向前進。」而淑玲則告訴我們,「任性就是選擇你愛的,勇敢並堅持的去履行目標,任性的本質不是隨心所欲,而是知道自己內心的想望,然後努力地去實踐。」

當然,任性追尋真我的到道路並不平順,有時甚至坑坑巴巴、布滿泥濘,淑玲提到自己當年在倫敦求學的時候,除了必須面對通過入學檢定的極大壓力,也曾因為不習慣上台簡報而連連表現失誤,好長一段時間是配著淚水入眠,但這些曲折都成就了現在的她,長成專業與自信,讓淑玲得以面對未來更多的困難。而Tony則是淡然地說道,「在任性的路上一定都有挫折!」骨子裡就喜歡到處去冒險的他,任性就是他的風格,「就算有時候路走錯了,我也寧願選擇將錯就錯,反正總會有一條路可以到達目的地,不按照原定計畫的路線,也許可以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帶點浪子式的情懷,並用冒險的精神去闖蕩過活,好像看不到目的地,一切孤懸且未決,但其實Tony一直有他的方向,只是他不設限自己用什麼方式抵達,因為這樣才能讓自己走出更精采的人生。

視覺與味覺的激盪

彩妝是視覺的修養,料理則是味覺的反思,打從發想本次企畫的當下,我們就特別想將淑玲與Tony湊在一起,讓他們藉由各自的專業,激盪出不同的火花。這天,Tony接受到的挑戰是必須將威士忌入菜,而淑玲則藉由她的專業來擺盤和餐桌布置,Tony告訴我們,「大部分人對威士忌的認知是用來喝,所以這次以威士忌入菜也是我第一次嘗試,不過這款百齡罈17年調和式蘇格蘭威士忌本身有淡淡的煙薰氣息又有蜂蜜和香草的風味,這樣口感的酒拿來做肉食料理的醃製,效果其實超乎我的想像。」至於將彩妝師的專業用於料理的擺盤和桌面的布置同樣也難不倒淑玲,她說,「一道菜不只要可口也要上相,而這就關係到擺盤和餐具與食物的挑選與搭配,要第一眼就在視覺上能夠吸引人注意,其實跟我的工作也有不少共通的原理。」看著Tony和淑玲兩個人時而拌嘴、時而認真的研究前方的料理,廚房一瞬間化作視覺美學與味覺美學激戰的修羅場,而在這背後更是兩個真我的相互切磋,同時孕育出令人驚嘆的無限可能。

除了這次以比較特別的形式接觸威士忌,淑玲告訴我們她自己也有一群非常喜好喝威士忌的朋友,她甚至笑著說,「我第一次見到Tony就是他被威士忌給灌醉的時候,我自此對威士忌有很深的印象!」另方面Tony則回憶起自己年輕的時候特別喜歡喝威士忌加可樂,但隨著年紀漸長,現在的他則偏好純飲,「有時候我更刻意不要加冰塊,直接體驗威士忌本身濃烈的味道和酒香。」Tony說這樣喝比較符合我現在的年齡,也就如年長的現在才懂得生活宛若品酒一般,是溫潤與灼熱參半的調和,他喝的是一種成熟的體悟,一種沉澱與昇華。

做彼此眼中最任性的自己

過去Tony和淑玲各自在人生的軌道上努力,一直到兩人相遇並成為夫妻後才在彼此的生命中落錨,他們同樣保持著真我努力追求自己的心之所向,但這條路從此不再孤單,因為有彼此的鼓勵做最將強的後盾,淑玲說自己最被Tony感動的話是Tony曾告訴她,「你是我的驕傲!」而這一句簡單的鼓勵,勝過千萬句冗長的言語,兩個真我的激盪其實並非一較高下的爭奪,因為他們比對方都看重彼此的初心,並抱持這樣的信念相互珍惜,相互完整對方的生命。

【企劃/Ben Wu 文字/Willis 攝影/Ryan 影音/Charlie 場地提供/Duch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