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鄧倫 心似驕陽 Sunshine In Me

從來沒有想過居然可以用「膚若凝脂」來形容一個男人的,細觀鄧倫的面龐,一雙丹鳳眼,這樣的長相是極古典又有辨識度的,重點是並不會給人一種陰柔的印象。而這一刻,這個古典型男,終於在完成了幾場通告後,穿越整個北京城,出現在封面拍攝的現場。

執行/焦淼 文字/沈多 攝影/韋來 化妝、髮型/李健成(Ontime) 場地提供/Way’s Studio

灰色呢子大衣、黃色針織衫、綠色運動褲 by CALVIN KLEIN 205W39NYC

 

守住純良本心

入冬了,即便室內有暖氣,鄧倫還穿著單薄的衣物,年輕人的「火力」是真旺。他自己卻說,這一兩年明顯感覺到身體比以前差多了,以前拍戲兩三天不睡覺跟沒事兒人一樣,現在會覺得累,很多時候會有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體力透支嚴重。他想休息,卻又矛盾,曾經被不安全感統治的心理壓力始終沒有得到過完全的釋放。

「可也總不能一直消耗吧,演員還是需要在生活裡汲取營養的,你不能把自己掏得太空。但,還是看狀態吧,也可能我歇半個月就夠了。」

大概每個像他這樣處於上升期的演員,都會經歷這樣的矛盾階段。過去的這一年多,他的平均睡眠時間是四個小時,片場、酒店、健身房,每天三點一線。偶爾錄製個綜藝,或者參加個活動,對他就已經算是放假了,至少可以呼吸點不一樣的空氣。

連續幾年高產的節奏,讓慣性加速度的鄧倫停不下腳步,實在撐不住的時候,他就會用周圍的那些超人朋友來激勵自己,比如何炅。

「我大部分見到他的時候,他的眼睛裡都是佈滿紅血絲的,怎麼可能不累?幾檔節目同時錄,關鍵是幾十年如一日,他都能撐住,我更年輕,有什麼不可以?」

事實上,現在困擾他的並不是身體上的疲累。關注度的提升,讓鄧倫的週遭變得嘈雜起來,曾經心無旁鶩的他,這一段時間,終究還是被越來越多的雜音干擾到了。不久前,他看《奇葩說》,高曉松的一段話撞進了他的心裡,他講的是其實什麼是好的感情?但鄧倫記住的卻是「純良」這一個詞,之後幾天不斷在反省和回味。「什麼是純良?我的理解就是保持本心,不要把太多負擔和雜質往自己的身上擔。什麼是你想要的東西,要更明確一點,想做就去做,不需要想那麼多。」

而爆紅的福利是,這個階段的他終於有了順心而為的資本,選擇權從被動變主動,這也讓他相信,未來的量變到質變,也終將是水到渠成的結果。

暗紅色條紋大衣、暗紅色西裝外套、黃色高領針織衫、黑色寬版長褲、白色尖頭皮鞋 by CALVIN KLEIN 205W39NYC


過程只對自己有意義

2017年《因為遇見你》、《歡樂頌2》、《白鹿原》、《楚喬傳》的集中播出奠定了良好觀眾緣的基礎之上;2018年,鄧倫又以《一千零一夜》、《香蜜沉沉燼如霜》、《明星大偵探》繼續事業上的高歌猛進。尤其是《香蜜》播出時,他微博的粉絲數以每天十萬量級在增長,接下來還有即將上檔的《海棠煙雨胭脂透》、《我的真朋友》,常駐綜藝《上新了!故宮》、以及正在拍攝的《加油!你是最棒的》。可以預見,2019年的鄧倫,將依舊會處在最強勢的流量漩渦的中心。

鄧倫剛剛結束《我的真朋友》的拍攝,這是他以前很少接觸的純現實題材的一部作品,在劇中,他飾演一個家庭環境很好,卻選擇做房產中介的年輕人。紮根在劇組的工作狀態,讓他覺得自己離生活越來越遠了,而這個足夠「日常」的角色,終於可以讓他走回到人群裡去看看現實的世界,瞭解這個社會裡不同人的生存狀態和不同的價值觀。而置身其中後,他又欣慰地發現,自己依舊是老百姓中的一員,裡面大部分人經歷的他都能感同身受。

鄧倫是2012年來北京的,像所有到大城市打拚的年輕人一樣,從不知天高地厚的躊躇滿志,到跑組連番被拒絶後的心灰意冷,他都體驗過。「那時候你已經顧不上想太遙遠的東西,最大的任務就是交房租。連續的重創還會讓你懷疑,來這個城市奮鬥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後來想一想,其實想要的就是一個家的感覺。為什麼房子對中國人那麼重要?我自己是有切身體會的,因為無論在外邊受多大的打擊,晚上總有一個可以回得去的地方,那個窩是屬於你的,你就會覺得心理上是有支撐的。」

在別人眼中,鄧倫是幸運的,好機會不斷,一路平步青雲,但只有他自己知道,2012年到2015年這兩年多的時間他經歷了怎樣的煎熬。從幾十場戲的小角色,到男四、男三,自小到大作為優等生的驕傲被摧毀又重建,才一步步地走到今天。但他也越來越清楚,中間的過程只對自己有意義,對別人不重要。這是一個本質慕強的時代,他要做的,就是用極限的勤勉和努力,去展示一個最好的結果,如此而已。

暗紅色條紋大衣、暗紅色西裝外套、黃色高領針織衫、黑色寬版長褲、白色尖頭皮鞋 by CALVIN KLEIN 205W39NYC

 

對話鄧倫

mu:回望即將過去的2018年是什麼感受?

鄧倫:首先是累,一年比一年累。然後從成果來講,我自己還是挺滿意的,尤其是《香蜜沉沉燼如霜》、《一千零一夜》能受到那麼多人的喜歡。作為演員來講,不管是拍戲、錄節目,還是別的工作,大部分時候的感覺都是在輸出和消耗,所以是需要一些小小的肯定和回報來激勵自己的,看到戲播得好,當然會有成就感,也讓我更有信心按照自己的方式往前走。

 

mu:《我的真朋友》是明年非常受關注的一部戲,和Angelababy、朱一龍合作,現場是什麼樣的氛圍?

鄧倫:既緊張又舒服,因為每個演員都是在超時拍攝,每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時間上來講特別緊張,但拍攝過程又非常舒服,大家在一起是互補的感覺,搭戲對戲都很順暢,現場氣氛特別融洽,閒時也都能玩在一起,聊到一塊去,會讓你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

 

mu:劇組生活最大的調劑是什麼?

鄧倫:除了工作之外,也沒時間做別的了,我喜歡打球,但需要場地、需要夥伴,沒辦法,只有健身,我還挺享受那個獨處時間的。對我來講,運動出汗也是一種發洩。

 

mu:除了拍戲,你也錄了挺多綜藝,在選擇上有什麼標準嗎?

鄧倫:標準就是一定是我自己喜歡和感興趣的,因為我喜歡小孩,就去《爸爸去哪兒》感受一下;錄《我是大偵探》,是因為我平時就喜歡看邏輯性強的燒腦小說和影視作品;錄《上新了!故宮》也是因為我喜歡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尤其對清朝的歷史特別有興趣。我覺得有喜歡的基礎,才會給你做好這件事加分,否則做出來也不好看,對自己、對邀請你的人都是不負責任的。

 

mu:錄《上新了!故宮》都長了哪些見識?

鄧倫:故宮不是每個場館都對公眾開放的,我們每次都是趁週一閉館的時候去錄節目,帶大家去看一些平時看不到的地方,我相信不僅是讓我也能讓觀眾長很多見識。在故宮裡,就算允許拍照的地方,我都沒有拍,我只想真實地感受它。

裡面每一樣東西都是文物,都很貴重,有很多故事,這個是不用講的,但對我來講感受最深的其實是工匠精神。那時候沒有機器,全部手工,每一件都費時很久,我們用顯微鏡去看一件衣服,是真的精細,放大一千多倍,一針一線細密有序,工人耗費他們一生的大部分時間在這些物件之上,所以你能看到時光在上面駐足的痕跡。大到建築,小到杯子,只要有縫隙的地方,他們都會用雕刻、繪畫、油彩去填滿。那麼大的宮殿群,從明到清,一直在修建、在維護,會讓你有一種時光穿梭的感覺。

 

mu:如果真有機會穿越時空,你最想去哪個朝代看看?

鄧倫:還是清朝吧,我最感興趣的皇帝就是康熙帝,他做了61年的皇帝,經歷了太多事。但我們對他的認知,其實都是史書裡記載的那些事件,可能只有一句話來總結,但那些事件背後的種種,沒有人知道。錄這個節目之前,我以為我對康熙瞭解得夠多了,但進到故宮裡細細感受,才發現自己一點也不瞭解他,他其實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一面,當你置身在他日常生活的環境裡的時候,反而會覺得更能走進他的內心,甚至會心疼他,他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皇帝,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的人。

 

mu:康熙皇帝是不是你想要演的角色之一?

鄧倫:希望未來有機會吧,等我再沉澱沉澱,年紀再大一點兒以後。

灰色呢子大衣、黃色針織衫、綠色運動褲 by CALVIN KLEIN 205W39NYC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men's uno 12月號

敬請參閱 232期 men's uno男人誌

men's uno 官網

men's uno 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s uno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