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歷史呼應,世代連結─Gucci 2019 春夏大秀

從呼應歷史議題、傳遞新世代巴黎青年風格文化的2018早秋廣告形象開始,以 1968 年五月發生在巴黎的學生運動為靈感,到今年5月在法國亞爾市(Arles)的古文化遺址阿里斯康所舉辦的2019早春服裝秀,剛於巴黎亮相的2019春夏服裝秀,成為品牌對法國文化致敬的三部曲最終章。

里奧(Leo de Berardinis)與佩拉(Perla Peragallo)是義大利實驗劇場中最激情也最越軌的,同時也是最頹廢和最難以規範的二人組。他們的「矛盾劇場」一直都是充滿異議的所在。在這裡,他們提出了對社會的另類基進和屬於他們時代的美學主張。實際上,他們的戲劇理念勇於挑戰既有僵態、順從、與權力。以安那其(Anarchist)和自由放任主義者的視角,擁抱生命之流。

 

對里奧與佩拉來說,戲劇不僅僅是一場表演,因為表演只是製造已知的美學,一種以被動方式體驗死沉沉的表現。戲劇必須被視為「集體知識的原始藝術」,存在的恐懼和快樂,在時間與空間都被簡化的條件下,來經驗生活複雜性的實驗室(L. de Berardinis)。事實上,戲劇可以為另一種人生創造懷舊情懷,可以顫動道德與政治張力,也可以詩意地醞釀轉型的潛力。

 

為達目標,里奧與佩拉構建了妄想,狂野,碎片化的情節。他們找尋能讓各種流派和學院之間不再壁壘分明的劇場語言,將喜劇和戲劇並列,將精緻藝術與流行文化再次連接。結果卻是多重詩意的複合體,莎士比亞(Shakespeare),韓波(Rimbaud),史特林堡(Strindberg)和馬雅可夫斯基(Majakovskij)與那不勒斯通俗劇,悅耳歌曲,以及托托喜劇秀(Totò’s)產生了化合反應。在這個框架中,異構和去文本的素材混合,迸發出全新的激盪與意義。劇場中那些非理性和非結構化的相互交感,產生頓悟和爆炸。

 

這是一個令人目眩神迷的劇場,瘋狂又極富遠見,由兩位極為精準並高度掌握表演手法的藝術家所建造。里奧與佩拉主導著劇場的每個細節:燈光、動作、戲服、舞臺設計、音效與每個聲響。這是劇場語法,是絕對的實驗,深刻而極端。碎玻璃的嘎嘎聲附和著荀白克(Schönberg)大膽的無調性,被放大的聲音遇上「地緣政治」的形體,扭曲的電影畫面配上威爾第(Verdi)的氣氛,水的咆哮伴著馬克白夫人的夢游,重新賦義後,分合宛如一體兩面,相得益彰。

 

這是關於對高度表現力的片段重組,以至可以運用到不同地方,示意著 帶有距離感的獨特表像(瓦爾特·本雅明W.Benjamin),以喚起新覺知的可能性。在這有遠見的張力中,詩意的靈光轉化為政治投射。而戲劇則為這種可能性的感知先鋒。

 

 

Editor / Alf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