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時尚品牌博物館的崛起│MUSE YVES SAINT LAURENT 一位大師 兩城瑰寶

對於任何一個時裝品牌,在兩座城市同時開設博物館是一項大膽之舉。這也讓人渴望探究Yves Saint Laurent的這兩座博物館之間究竟有著怎樣密切的聯繫,在如此不同的環境中敘述著怎樣的故事。

 

【文字/戚茂盛、朱凡、Sophie Shaw、Xinyi Lin 編輯/Wilson Huang 圖片提供/各品牌】

2017年10月,嶄新的Yves Saint Laurent 博物館分別在巴黎與馬拉喀什兩座城市開幕。令人感到惋惜的是在此前一個月,Pierre Bergé先生,Yves Saint Laurent 品牌的聯合創始者和博物館發起者,也是Yves Saint Laurent先生的人生伴侶因病辭世,未能親身迎來博物館開幕時慕名而來的訪客。

所幸的是,無論是博物館項目的籌畫、定位、設計、建成之時,或是當2002年設計師本人宣佈隱退,他下定決心要將一直以來守護著的寶藏用另外一種形態延續和傳承之時,他一直都在。同年6月,他在博物館開幕新聞發佈會的致辭中表示博物館中數萬件的館藏為記憶。為了將這些記憶轉變成當下時態中的受人關注的項目和活動,他們曾經付出了無數次嘗試。Saint Laurent 隱退兩年之後,Pierre Bergé – Yves Saint Laurent基金會誕生,為守護和傳承品牌高級定制時裝起到了戰略性的作用,如今這兩座博物館也由基金會全權管理、運行與資助(主要來源於Bergé先生藝術品和古書籍收藏拍賣的收入)。

巴黎館座落在著名的5 Avenue Morceau。這裡是自1975年以來,Yves Saint Laurent 高級訂製系列的大本營,也是設計師本人與數百名工匠、裁縫合作的工作坊。這裡有迎接顧客並為他們量身試衣的會客廳,還有面對時尚媒體和重要顧客發佈最新設計系列的沙龍。這棟宅邸在保留往日的雅致氣息的同時,向公眾打開了神秘的大門。而位於摩洛哥馬拉喀什的分館則座落在極具盛名的馬約爾花園(Jardin Majorelle)旁的聖羅蘭路一號。這裡是這位感性的設計大師和他的最佳拍檔一同挖掘到的珍寶,給他帶來無盡啟發和遐想的異鄉。這一切完全建立在博物館極為豐富和完善的收藏基礎之上。

如果說巴黎的YSL博物館承載著守護高級時裝工作坊的使命,

馬拉喀什館則更像是這位設計大師透過創作與這座城市的文化相交融的紐帶。

 

自1962年開始, Saint Laurent在每次時裝秀後都會選擇性地將系列中的原版樣衣(Prototype),與其所搭配的配飾、珠寶、鞋一同珍藏。尤其是從1982年,他將這項工作演變得更加系統和專業化。每個系列誕生之際,他會親自選定部分時裝造型,在這些衣物的規格製作單中標有M或Musée標記,象徵著它們被選擇進入品牌檔案館。相較眾多高級訂製時裝品牌仍需透過拍賣從顧客購回訂製設計,拼出更加完整的檔案收藏,Yves Saint Laurent具有前瞻性地意識到檔案和珍存原版對於一個品牌的價值和重要性,為日後博物館的建立創下了最有利的條件。

基金會收藏了從1962年到2002年間Saint Laurent設計的每一個高級訂製系列,以及1955~1960年間,Saint Laurent在Christian Dior時裝屋從時裝助理到掌舵整個品牌期間的65套高訂服,以及1996年創立的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成衣系列中百餘件時裝和配飾。收藏中還包括了相對應每個系列的畫稿、檔記錄、照片等多面向的記載;原設計畫稿是時裝設計的初始點──由Yves Saint Laurent本人手繪完成後交由裁縫製作樣衣。製衣板和坯布樣衣,連同刺繡、印花樣品一起代表著最初設計製作時的雛形。經由工作坊首席分配後便會交由每位元工匠填寫製衣規格表。那是一則像使用說明書一樣的檔,詳細記錄著面料和顏色參考,布料和輔料供應商,以及配飾細節。每個影響衣服設計與製作上的細節與變動都被精心地記錄在案。供應和處理記錄則體現了製衣所需的時間成本與單品供應的數量、成本和來源,以便計算成品價格。時裝秀圖板展現了系列中每套造型與單品,以視覺化的方式輔助設計師定奪時裝秀中的細節和整體。多媒介與形式的記錄還原了每場時裝秀的點滴;包括照片和動態影像、媒體資料包、秀場邀請等文件。銷售和客戶簿則記錄了重要客戶的訂單詳情。如此充分的檔案資料為研究人員的調查提供了絕佳的資源;無論研究者是希望復原一場時裝秀,或是深入到設計、製作與運營的任意環節進行延伸課題研究。

博物館成型之前,Pierre Bergé – Yves Saint Laurent基金會早已進行了大量的對於展覽策劃和執行方面的探索與實驗。以2004年的【Yves Saint Laurent,與藝術對話】展覽為初始,他們在這裡相繼舉辦了24場時裝與藝術的系列展覽。展覽包括了攝影(Hedi Silmane:Sonic 2014)、繪畫與雕塑(「死亡,你想要什麼?」虛空派作品鑒賞2016)等多載體藝術主題,並大都與Saint Laurent先生的靈感和Bergé先生的收藏息息相關。與此同時也舉辦了多場關於Yves Saint Laurent的主題性展覽,例如【Rive Gauche成衣系列的時裝變革】、【Yves Saint Laurent:1971年醜聞系列】等,透過專題性視角剖析品牌創立以來的種種意義非凡的時刻和創舉。

隨著巴黎館的形成,這座設計聖殿儼然翻開了新的篇章。博物館將由短期的主題性與長期的回顧性展覽相交替展出。作為一所建立在原址的博物館,其優勢在於只需盡可能地保留原有空間的裝飾和用途,便可使參觀者即刻置身於環境之中。眼下,這裡舉辦的開幕回顧展覽分別分佈在整座宅子的大小十三個區域。大廳中展示著設計師最廣為人知的象徵性的設計;海軍厚呢大衣(Pea Coat 1962)、蒙德里安裙(Mondrian Dress 1965) 、吸煙裝(Le Smoking Suit 1966)、 狩獵夾克(The Safari Jacket 1968)等。隨後的展區則以不同的角度展示了創作一個完整的時裝系列中的步驟與細節(首當其衝的是1962年春夏──Saint Laurent開始品牌後的第一個系列)。令參觀者最為期待的空間是Saint Laurent的設計工作室,它近乎完美地還原了照片中這位設計大師工作室的樣貌;書籍、面料樣式整齊地陳列在書櫃,後背的靈感牆依然生機勃勃,略顯雜亂的書桌上擺滿了繪圖工具、參考資料和完成了一半的繪畫。伴隨著工作室外播放的工作坊人員口述歷史的影像,將這位元大師的工作日常更加鮮活地展現在我們眼中。在這座具有豐富歷史的宅邸的觀展更像是一場探訪,觀看之餘,來訪者不禁沉浸在無盡的具象想像中,試圖感知每個房間所守護過的那段時光。今年十月,博物館即將迎來第一個短期主題性展覽【Yves Saint Laurent的亞洲夢境】,解密這位設計大師在無數次開啟想像中的異國旅行時的啟發和創意。

如果說巴黎的YSL博物館承載著守護高級時裝工作坊的使命,馬拉喀什館則更像是這位設計大師透過創作與這座城市的文化相交融的紐帶。KO建築事務所打造地標性的建築體也承載著這般期許,充滿了多重的可塑性。他們從設計師的作品中提煉出雙重性:曲線與直線的交融,結合鬆散和精準的張力,創造出了出如同布料中的經線與緯線交匯的圖案,並用赤陶土、混凝土與大地色水磨石打造而成。博物館內部卻如同高訂服裝的內襯一般,有著天鵝絨般的柔和絲質的光滑。庭院中屹立著藝術家Cassandre設計的標誌性斜體YSL Logo,像守護者一樣環顧著整座建築。空間中50餘件鮮少出現在公眾眼中的展品,是博物館對Saint Laurent進行創造般的解讀 :女性與男性、材料與質地、遠航與夢境,花園與藝術和摩洛哥與北非文化。同時,博物館還圍繞著與Saint Laurent密切合作的攝影大師作品打造攝影展覽。博物館中設有一座向公眾開放的圖書館,這是博物館與當地學府和文化機構建立夥伴關係的關鍵。當中不僅有著豐富的時裝書籍,更是藏有罕見的關於摩洛哥國家的歷史、文學和藝術的古書籍。而這座鮮明色彩的馬約爾花園的原主人,畫家Jacque Majorelle的作品也展覽於此,向公眾更加鮮明地勾勒著這塊土地的魅力。

對於這兩所博物館和其擁有的精彩絕倫的館藏,這一切都是標誌性的啟程。如同Saint Laurent和Bergé建立品牌時的決心,博物館建立在強大的信念與嚴謹之上,讓人不禁期待在每一次的展覽和創造中,它們會向我們呈現怎樣的Yves Saint Laurent。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men's uno 9月號

敬請參閱 229期 men's uno男人誌

men's uno 官網

men's uno 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s uno LINE@

 

 

Menu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