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時尚品牌博物館的崛起│LOUIS VUITTON FOUNDATION 時尚帝國的藝術戰場

毫無疑問,Louis Vuitton Foundation(路易威登基金會)承載著LVMH,這個世界上規模最為龐大的奢侈品帝國的藝術野心。但是這個巨大的空間內並沒有與Louis Vuitton或是其集團相關的商業痕跡,更多的是純粹的藝術。它一方面為人們重新定義了新時代下的奢侈,另一方面展現了一種類似於文藝復興時期美第奇家族對於藝術領域的投入。

 

文字/戚茂盛、朱凡、Sophie Shaw、Xinyi Lin 編輯/Wilson Huang 圖片提供/各品牌

2014年10月20日,位於巴黎市郊布洛涅森林公園北部的Jardind' Acclimatation遊藝園內,由知名建築大師法蘭克‧蓋里(Frank Gehry)設計的路易威登基金會正式開幕。這座藝術機構外形酷似太空船,也有人認為像是飄浮的雲朵,帶有天然的未來感。但是通身的玻璃牆面卻因為透明感增加了與環境的親近感,不致突兀。從大樓的屋頂平臺可以將巴黎全景和蒼翠的Jardind' Acclimatation遊藝園景色盡收眼底,這也是Frank Gehry使用玻璃和透明設計的設計目的,同時可以在夜間為公園提供照明。Frank Gehry表示,「就像這個時刻處於變化中的世界,我們想要設計一幢隨時間和光線演變的建築,以此營造一種瞬息即逝和不斷變化的感覺。」於是,路易威登基金會便以如此一種不入侵不攻擊的溫柔方式成為巴黎的新地標建築。

Bernard Arnault在執掌LVMH集團之初,就邀請了克拉夫利出任其整個集團的藝術參贊,為整個集團制定了贊助大型藝術與文化項目的全球傳播策略。LVMH集團贊助的第一個大型展覽是塞尚在巴黎大皇宮的回顧展。LVMH集團關注那些藝術史上的經典藝術家,與他們在一起,其贊助的展覽包括梵谷、馬蒂斯、畢卡索、安迪沃荷、里希特等。2006年巴黎香榭麗舍大道Louis Vuitton總店頂樓被正式作為藝術空間使用,也就是在2006年10月,Bernard Arnault正式宣佈成立基金會,並興建美術館。LVMH集團同樣從對藝術的付出中收穫頗豐。Bernard Arnault本人更是成為美國《藝術評論》雜誌評選的「最具藝術影響力100人」榜單上長居座上客,並在2011年榮登榜首。

從2006年成立路易威登基金會開始,直到2014年這棟兼具美術館功能的基金會大樓正式落成,背後是LVMH集團參與推動已逾20年的藝術與文學事業資助政策,從【路易威登藝術時空之旅】到【路易威登百年世博回顧展】等關注品牌傳統及精神的推廣展覽,以及集團從多方面贊助藝術及文學的個體項目。在中國,LVMH集團成為UCCA等大型藝術機構的常駐贊助人,贊助過四個大型展覽項目,包括2009年群展【中堅‧新世紀中國藝術的八個關鍵形象】、2010年個展【來自不歸路──阿曆克斯】、2011年個展【展望:我的藝術家】、2013年關注中國青年藝術家創作狀態的大型群展【ON | OFF】。

空間的落成,意味著未來有更廣闊的可能。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成立的宗旨是鼓勵推廣法國及國際當代藝術的創作,將延續關注20至21世紀間藝術的傳承與創意的演變。在建築面積有11700平方米的空間中,包含有11個展館及一個可容納350人的禮堂,規劃有展覽空間與視聽館。展覽空間作為永久典藏的常設展、短期展覽以及藝術家委託創作;視聽館則提供了多元類型的表演與活動。

自2014年首次舉辦經典藏品展以來,定期展覽便成為路易威登基金會的一大傳統。這些活動可分為四大類:沉思、表現主義、流行、音樂和聲音(2014╱2016);精選藏品展,以及圍繞中國(2016)與非洲(2017)藝術品而策劃的特展。而在2018年,基金會推出了名為【與世界合拍(In Tune with the World)】的全新藏品展。展覽以一批全新的精選館藏藝術家為主角,展品涉及不同媒介,其中不乏現代和當代作品,並且大多數為首次公開亮相。這場展覽不僅僅是對作品的單純羅列,而是以特定的主題為基礎,反映出人類在宇宙中的位置,以及人與周圍環境和生活的連接紐帶等反映當今時代的問題,凸顯了人、動物、植物乃至無生命體之間的相互聯繫。

 

“美術館並不是唯一的通往藝術的路徑。

在美術館的大體量空間之外,

路易威登基金會同時以一種輕鬆的生長方式在全球各地延伸。”

 

在當下各大奢侈品集團(或品牌)都在密切關注以藝術展覽的方式推動品牌建設和行銷時,LVMH集團依靠顯赫的財力自然走得更為深遠,它對藝術項目的贊助本身早已脫離了簡單地對品牌反復提示的追求,或是停留在表述品牌表層的密切關係。基金會的正式落成意味著LVMH集團在美術館空間的支撐下,更好地完成對藝術項目的支持。同時,延展完成的藝術收藏也成為集團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擔任基金會建築設計師的Frank Gehry無疑是最特別、最具媒體效應的一個「部分」。作為解構主義流派的代表人物,這位在1989年便摘得普里茲克獎的建築大師以其兼具詩意與理性的解構建築風格,獲得了眾多關注,諸如古根漢美術館、華德迪士尼音樂廳、耶路撒冷博物館、理查‧B‧弗希爾表演藝術中心等皆為其代表作。「和完整的解決方案與最後結果呈現的模樣比起來,我比較偏好速寫的特質、假設試驗性、混亂以及呈現正在進行中的狀態。」Frank Gehry這般形容自己的創作,同時完全可以帶入到這座酷似太空船的路易威登基金會裡。

Frank Gehry與Louis Vuitton的親密結緣不僅於此。2014年9月,Frank Gehry將自己的時尚櫥窗首秀獻給了Louis Vuitton。與精心排演櫥窗的劇場化不同,Frank Gehry選擇將自己的雕塑作品與2014年的秋冬系列並置,以介入為環境主體,這座名為「風之翼」的雕塑,取形自縱帆船,被金屬覆蓋的木結構以一種無形之力被打磨成為圓滑的角度,如同揚起的風帆,顯然在不同的文化語境中,都有著相似的勇氣與力量,雕塑包圍著,彷彿佛形成了龍捲風似的風眼,伴隨著那些變幻莫測的金屬折射,將所有的視線歸於時裝本身。雕塑本身的結構喚醒了對貝殼、艙篷、盔甲以及束身胸衣、緊身連衣裙間隱秘的幻想。

事實上,Louis Vuitton從未停止過與藝術的親密接觸。從Marc Jacobs 1997年擔任Louis Vuitton女裝設計總監開始,品牌就從未停止破舊立新的嘗試,就像現代主義藝術先鋒杜尚對藝術所做的一樣。從某種程度上,他也追隨了杜尚對於現成品改造的創作思路,加入了對於經典尊重而戲謔的態度,就如同杜尚為蒙娜麗莎畫上鬍子。2001年,他邀請美國街頭藝術家Stephen Sprouse在品牌經典手袋上塗鴉,推出了「Graffiti」系列。此後,Marc Jacobs攜手日本藝術家村上隆、美國波普藝術家Richard Prince、「怪婆婆」草間彌生加入到Louis Vuitton的跨界創作中。

到了Nicolas Ghesquière時期,品牌依舊在不同層面密切地與藝術接駁。在其處女作,2014年秋冬女裝系列商業廣告拍攝中就能觀察到Nicolas Ghesquière在與不同攝影師、不同主題上如何去呈現Louis Vuitton產品除了商業價值以外的藝術價值。緊接著的項目則是一場多元化的跨界合作,【經典與經典顛覆者:致敬 Monogram】也打破了過往Louis Vuitton在單季與藝術家個體深入合作的方式,邀請Christian Louboutin、Cindy Sherman、Frank Gehry、Karl Lagerfeld、Marc Newson 以及川久保玲六位進行創作,他們模糊了時尚、藝術、建築與設計之間的範疇,被賦予了不設限的自由。這本身就告別了單純對於圖像本身微弱演變的迷戀,不簡單滿足於此,而轉向一種更深刻於時尚深邃的討論,同時不吝於於其他設計大師介入,以塊面化的方式呈現開放性的可能,更加內斂。或許,這與Louis Vuitton在美術館構建計畫上的內在訴求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完成從點到面的擴充。

美術館並不是唯一的通往藝術的路徑。在美術館的大體量空間之外,路易威登基金會同時以一種輕鬆的生長方式在全球各地延伸。基金會在義大利威尼斯和中國北京設置了Espace文化藝術空間,儘管伴生於品牌門店,但基金會的展覽實踐完全獨立於品牌影響之外。

在當下的圖像時代,藝術與時尚的邊緣愈加模糊,融合和互動進入一個更為熱烈的語境。上世紀初期,藝術與時尚開始聯姻,但從未停留在一段露水情緣之上,二者在同為基礎的視覺發散中,尋找共生的魅力。藝術與品牌的關係不是簡單的靠攏,而是深度的結合;也不是誰美化了誰,誰也不是誰的附著。品牌對於藝術的收藏和支持,已經不單單是出於社會責任,同樣是另一種語態對於品牌精神的書寫,恰恰是這種內在結構上的嵌合與深遠,才能成就一段久長的秦晉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