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時尚品牌博物館的崛起│FONDAZIONE PRADA 高級時裝的藝術基因

時裝世界裡,Prada一直都是一種獨特的存在。

與人們頭腦裡固有『穿著Prada的惡魔』的刻板印象不同,

真正的Prada絕非『浮誇時尚』的代表。

相反,在家族第三代Miuccia Prada的手中,

Prada品牌早已被重新定義為藝術的、精英化的代名詞。

毫無疑問,它是商業型奢侈品牌裡最具藝術氣質的。

 

文字/戚茂盛、朱凡、Sophie Shaw、Xinyi Lin 編輯/Wilson Huang 圖片提供/各品牌

Prada基金會威尼斯展館

2015年5月,Prada基金會米蘭新展館正式對外開放。這個專案由Prada的「老搭檔」──大都會建築事務所(OMA)的領軍人物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主導設計。自揭幕起,這處藝術機構就受到了來自時尚界和藝術界的格外關注和多重解讀。「Prada基金會設計既不是一個保護項目,也不是一個新建項目。它更像是提供了一套完整的碎片,卻不會拼成某一張單一的圖像,也不會讓其中的某一部分去支配剩餘的那些。」庫哈斯這樣形容道。

新展館位於米蘭南部的Largo Isarco,其原址是一所20世紀10年代的釀酒廠。19000平方米的總建築面積裡,有11000平方米被用作展覽空間。整個展館採用了組合式的建築結構,將現有的七座建築與三個全新結構──平臺(Podium)、影院(Cinema)和塔樓(Torre)結合在一起。直到今年4月20日,白色的塔樓正式面向公眾開放,才標誌著Prada基金會米蘭展館的正式竣工。

這棟高度為60米的塔樓共由九層組成,白色混凝土的牆壁外觀顯示出米蘭展館新舊組合理念中「新」的一面,並成為Prada基金會,乃至米蘭城的新地標建築。在城市建築高度並不突出的米蘭,如果你身處塔樓的頂層,俯視大半個米蘭城絕非玩笑話,並且日夜兩景各有韻味。塔樓從側面顯示出的不規則幾何造型,一半為矩形,另一半則為梯形。天花板的高度從下向上逐層遞增:從一層的2.7米增加至頂層的8米。大面積玻璃材質,從結構到質感均突顯整棟建築的現代感與多元化。走進塔樓的內部空間,從佈局到材質的變化,更多驚喜和亮眼細節就隱藏在這棟建築之中,其中也包括那間飾以斑駁粉色大理石的外置全景電梯;還有位於七層的紅色洗手間。那絕對是世界上最洋氣的洗手間之一,恍若身處一間沒有商品出售的精品店內。對著鏡子自拍在這裡顯得既怪誕,又幽默。

相較於社交媒體時代下收穫的大量關注,

早在90年代,Prada就已經創立了至今看起來仍十分

先鋒和特立獨行的藝術基金會。

Prada基金會米蘭主展館

最晚落成的塔樓只能代表基金會米蘭展館的一面。這組建築群裡還有更多值得深入挖掘的地方。比如,被稱之為「鬼樓(Haunted House)」的金色樓宇,一直是作為基金會的「點睛之筆」出現。還有位於院落中庭的、帶有強烈工業氣息的「影院」,它的存在有效地銜接了整組建築群的新舊基調。「新的、舊的;水準、豎直的;寬的、窄的;白的、黑的;開放的、閉合的──所有的這些矛盾與衝突,組成了一系列對立面,正是這些對立面定義了新的Prada基金會。」庫哈斯一針見血地道出了這個項目的核心指向。為了實現建築的多元性,OMA除了選用自己的設計師,也找來了不同的設計力量加入到場館的設計中。比如,與入口相連的兒童區就由凡爾賽國立建築學院的學生設計完成,場館中的咖啡館就是由曾執導電影《布達佩斯大飯店》的導演Wes Anderson設計,這是在塔樓正式開放前,基金會的網紅打卡地。

「在引入如此多空間變數後,設計過程因建築的複雜程度變得不穩定,也變得開放。正因為這樣,藝術與建築,反而能夠從彼此面臨的挑戰中獲益匪淺。」就在塔樓開放同期,全新的展覽項目「Atlas」也被一道帶到觀眾面前,它源於Miuccia Prada與義大利藝術評論家Germano Celant的一次對話。展覽囊括了1960年至2016年期間不同藝術家創作的藝術作品,這些作品中間充滿了衝突與對立,令觀眾印象深刻。Carla Accardi、Jeff Koons、Walter De Maria、Mona Hatoum、Damien Hirst等曾經在一系列展示空間亮相過的Prada收藏作品均在此集中呈現,向世人展示了Prada基金會與藝術家們的心血。

相較於社交媒體時代下收穫的大量關注,早在90年代,Prada就已經創立了至今看起來仍十分先鋒和特立獨行的藝術基金會。「Prada藝術基金會創立於1993年,是一個透過展現當代藝術展、建築、電影和哲學主題等來分析當下時代的平臺。」這是官方對於Prada基金會的立足和定位。身為一個奢侈品集團,為何Prada會如此熱衷於常規盈利模式之外的藝術和文化推廣?關於時尚與基金會的關係,Miuccia Prada曾在《System》第8期中談論過自己的想法:「在我剛剛開始這份工作的時候,那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作為一個時裝設計師,那應該是最糟糕的時候。那時正好是女權主義革命,而我是左派,在為共產黨效力,然而我熱愛時尚,這種愛占了主導。但我真切地感覺到在時尚圈工作有種羞恥感,因為它太膚淺了。然後,大約十年前,我注意到來自知識份子、藝術家、建築家等的賞識。他們現在真的尊敬時尚,他們看到我能用我的基金會為他們所做的事情後,認同了我的位置。我認為有趣的是,我如何把從時尚學到的東西運用到基金會上,因為時尚是十分自由的──至少在我們的腦海中是這樣──我認為我目前最大的挑戰之一是,證明我作為時裝設計師如何能夠推動基金會的工作。」

Prada基金會米蘭分館,伊曼紐爾二世長廊觀景台

如今,從2015年米蘭新展館的開放,到今年塔樓的正式完工,基金會的功能更加完備,這必然會有利於今後更有力地推進基金會的文化項目。作為奢侈品牌中為數不多的真正熱愛和有心致力於深入探索、推廣藝術及當代文化領域的機構,Prada基金會的每個動作都十分引人注目。比如,在威尼斯,Prada修復了18世紀的威尼斯王后宮(Ca' Corner della Regina),這裡也成為Prada基金會的威尼斯展館。除此之外,位於米蘭伊曼紐爾二世長廊的Prada男裝店樓上也有一處藝術空間,它作為米蘭基金會的分會場,主要用於展示一些新銳攝影師的作品。

而離我們更近一些的,是Prada在上海的榮宅項目。榮宅位於陝西北路186號,這裡曾是中國第一代實業家榮宗敬的故居,這棟建築也已經在上海灘佇立了一個多世紀的時光,見證著時代的興衰榮辱。去年10月,Prada終於揭幕了其在上海修復的榮氏老宅。令國人驚歎的是,修繕工作持續了六年的時間,它最後呈現出的精美程度更是遠在普通的修復工程之上,每一個細節都不惜成本地找到了最接近當初使用的工藝,儘管有些工藝幾乎已瀕臨失傳。走進Prada修復的榮宅,彷彿走進了上海最榮耀傳奇的舊時光中。在所有的房間之中,最令人難忘的是位於二樓的宴會廳,這裡曾是榮公館內舉辦舞會和招待賓客的地方,在整個房間的上方,由69塊彩色玻璃組成的近45平米的天花板閃耀著迷人的光澤,這是由總建築師搜尋各個時代的彩色玻璃後,發現的40年代教堂彩色花窗古董玻璃才得以還原的效果。Prada基金會定期為榮宅策劃藝術展覽。今年3月,Prada在榮宅舉辦了由Prada基金會策劃的首場展覽,【羅馬 1950–1965】,展覽探索了二戰後羅馬蓬勃發展的文化與藝術氛圍。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men's uno 9月號

敬請參閱 229期 men's uno男人誌

men's uno 官網

men's uno 粉絲專頁

men's uno INSTAGRAM

men's uno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