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余文樂遮蓋帥臉使壞到底 每天四小時特效化妝紋身

警匪動作鉅製《狂獸》,耗資5億台幣打造路上槍戰,水中激鬥的火爆場面,由功夫高手張晉與男神余文樂,兩大型男首度合作,兩人在片中都有顛覆以往形象的極端演出,張晉染金髮演出辦案手段激烈的警察,余文樂更是首度改頭換面挑戰冷血反派,是從影以來最殘暴演出。型男港星余文樂這次徹底使壞,飾演因黃金而利欲熏心的漁民江貴成,與偏執狂暴的警察張晉展開一場場瘋狂的生死搏鬥,余文樂為了詮釋好這個反派漁民的角色,在外表上做了很大改變,除了蓄髮蓄鬍外,更每天花上長達四小時的時間進行特效化妝,將原本帥氣臉龐大改造,畫出一臉滄桑,配上凌亂頭髮、眼露毒辣凶光的模樣邪氣十足,而他也為戲吃足苦頭,演出水底戲壓力極大,但他玩笑說:「我比較懂潛水,在水裡張晉就打不過我了!」

余文樂所飾演的漁民江貴成,是一個用盡任何方法都要生存的人,他表示這個角色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會不擇手段用盡所有方法去得到。而為了更精準入戲,他在外表上也下了許多功夫:「《狂獸》劇組上下都用盡全力做到最好,花了好多時間在每個細節上,我每天開工都要花上四小時準備化特效妝和身上的紋身,所以大家會看到從我雙眼以下都是特效化妝,有明顯的痘皮和疤痕,很貼近真實漁民的樣貌。」而紋身的位置及圖案,都是以香港老漁民作為參考,去營造出漁民角色的真實感,余文樂說:「上半身的老鷹和骷髗頭代表著男性力量的展現,手上的燕子紋身則有旅途平安的意涵,反過來也是種叛逆的象徵,因為日本燕子象徵不忠,反映我的角色為了私利而不擇手段的一面!」

在戲中演出冷血反派的余文樂,戲裡雖耍狠,但拍攝過程也讓他大感吃不消,尤其是拍攝水中戲難度極高,總是讓眾演員們戰戰兢兢,本身就會潛水的余文樂認為《狂獸》是他入行以來,打得最過癮的電影,但他也認為拍這部戲真的從影以來最辛苦,還要克服拍下水戲的恐懼,不過但結果證明一切都是值得的:「導演跟演員都願意去嘗試,很難得有一部這樣創新的電影。」他也表示和導演李子俊也認識好多年,也特別喜歡跟新銳導演合作,加上這個反派角色讓他覺得很迷人,因此參演《狂獸》。

 

片中有場余文樂與張晉、林家棟深海打鬥的戲非常驚險,拍攝過程更是十分艱難,余文樂表示這場戲其實分開在很多不同地方拍,劇組還找了一個很大很像在大海一樣的水缸拍攝,他說:「我要試著在沒人幫助的情況之下,我可以在水底待上多久,要完成導演交代的動作外,還要演戲。」和余文樂在水底廝殺的張晉回憶:「我覺得潛水這個經驗對我來說,是人生當中最大的挑戰,因為我真的很害怕潛水。」余文樂感受也很深刻地說:「我在水底雖然沒有張晉那麼恐懼,但是每一次下水我也很擔心,因為在水底的窒息感太強烈,而且四周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連鏡頭都看不清楚,只聽得到水泡的聲音,其實我們在水下就好像去了黑洞裡面,你想像一下,在一個黑洞裡面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感受不到,就是數著時間,還得要努力克服心理緊繃的狀態去演戲。」

兩人也互開對方玩笑,張晉說:「余文樂練這麼壯就是為了給我打,所以在拍攝過程我真的就放開了手腳,結果搞得他現在都不想再接打戲。」余文樂也不甘示弱回擊:「張晉只在陸地上打得很厲害,不過因為他怕水,一旦進入水裡,他就打不過我了!」

 

 

text/Anderson Chu

Menu Tags 
Hash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