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一半以外的另一半 紋身師Valentin Hirsch的界線

將本來完整的,在正中央硬分開一半,再在這一半之上加以另類的一半,複雜嗎?覺得不倫不類嗎?對於紋身師Valentin Hirsch來說,或許這樣的分割再重整,才算得上完美吧。

YAFFA LAM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