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Youtube 

COVER GUY 吳慷仁 堅持自我

執行/馮韋欽 文字/黃偉雄 攝影/宋子凡(Canvas Taipei) 化妝/黃雅惠 髮型/韓小剛 服裝助理/任柏宇

螢幕上的吳慷仁,從來不是在「演」戲,而是很真誠地成為角色本身,

用著燃燒生命情熱的態度,一步步地進入戲劇迷人的魔幻世界。

面對每一次生活抉擇,始終抱有屬於自我心底堅守的信念。

吳慷仁堅持,未來仍要帶著血液裡流動的酒保靈魂,踏實走出精彩人生。

晉級A咖之路

第一次見到阿仁,是在隱身台北東區巷弄裡的MOD酒吧,當時的他是代表受訪的職業Bartender,壓根沒想過後來的自己會跑去演戲。後來知道他簽了經紀公司、以公視短片《沿海岸線徵友》出道,我們便合作過好幾次的男性保養大片拍攝。因為他的一雙大眼、溫暖笑容,是我見過最理想的陽光男孩輪廓。巧合的是,他在當兵前就參加過men’s uno第五屆男模比賽,至今還跟余發揚(梯子)、班傑等幾位同屆朋友保持聯繫。看到我們從網路上挖出來的陳年舊照,他不由得驚呼:「哎呦~好可怕!那時候的頭髮好像不良少年,好嫩喔!」他坦言,試過那次比賽之後,就覺得演藝圈不適合自己。「那時候會想,為什麼要我一直笑?後來就離開了,不只是不適合,也做不好。那時候的狀態,沒辦法配合人家要求你必須做到的事情,比如說拍廣告、拍照、試鏡。我後來就去做酒吧了,接著去當兵。」

十九歲退伍之後,為了將調酒學好,阿仁每天凌晨下班後還跑去敦南誠品研究調酒書,甚至自費飛到日本探訪名店,只為學習日本人看待職業的態度,將調酒師視為終生志業。從小便出外打工的他,早已習慣安靜傾聽著別人的故事,認真做好自己的本份。前後三年間的酒吧工作經驗磨礪,讓他學會一輩子受用的生活哲理。同時,這段期間他又重新接觸到模特兒經紀公司,開始參與廣告演出,漸進養成用心把事做好的信念。「拍廣告是動態的,比拍照簡單。模特兒真的比較難!但有些人就很會拍照,就是可以理出某一種吃這行飯的方式。我還是拍動態比較自在,不要規定我怎麼樣動,只要有一些侷限就會變得不知所措。」

只是拍過幾次廣告下來,阿仁總覺得自己演不好,某次還被導演罵:「你怎麼只會傻笑?」他心想表演怎會這麼難?後來在酒吧裡認識了電影導演李啟源,原本已存錢準備赴日進修調酒的他,自此轉念走上戲劇之路。為了自我充實,阿仁甚至在僅有5%的錄取率下,考進北藝大電影創作學系碩士班修習演員培訓課程。「二十六歲才對演戲開始有感覺,從老師問我要不要進這一行,到現在轉眼就八年了。」憑靠後天努力,如今的他已然精進蛻變成台灣炙手可熱的戲劇小生。

堅持心之所向

許多懷有演藝夢想的人,北上苦熬多年,不知未來的目標在哪,便在阿仁的臉書專頁上留言,希望能請他給些建議。阿仁認為,進演員這行絕對要想清楚,因為演戲真的沒有人可以保證,一個月可以賺多少錢,下一部戲是什麼,會有誰來找你。無論是要當演員、偶像、綜藝搞笑咖、八點檔演員,還是兩棲的唱歌又演戲,最重要是先找到自己的定位。他不太喜歡鼓勵人家去做這行,因為這一行就是運氣加上準備,天時地利人和都需完備。「那都是運氣跟努力的問題,努力是一定要的,努力則是在運氣之下的基本要件。如果你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那就是熬!在熬的過程當中,我會建議你去找另外一份工作,至少要有收入,因為你可能這部戲拍完就沒有戲了,很多線上叫得出名字的演員也是在等。」最好學得其他專業技能,同時要有個停損點。他給自己的停損點是五年,前三年基本上不用報稅,直到第四年開始手頭才逐漸變得寬裕。

「不是拿了獎就有錢賺,很多演員拿了獎也是沒錢啊!我覺得是大環境的問題,很難說你怎麼樣就一定會紅。沒有那麼多的柯震東或桂綸鎂好嗎?不要想太多,再有天份的人也未必會那麼紅,還是要有運氣。沒有天份的人就要像我這樣,多努力一點,還是有機會,只是什麼時候不知道。」阿仁坦言,演藝圈這一行還是看外表居多,許多站出來就八十分的人,可能機會會多一點。「等到成功了人家才會想去了解你的內涵,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在沒有成功之前,人家不會想了解你吃了多少苦、分享你的故事,因為沒有那個必要跟利用價值。很會Promote自己的人也未必會紅,有些不會講話的人,他就是會紅,很難說。」努力、天份,加上運氣,只要搞清楚這些,心就會有所定向。

 

更多內容請見 men's uno 12月號

敬請參閱 208期 men's uno男人誌

men's uno官網

men's uno粉絲專頁